北斗星小说网 > 我有奈何桥 > 557凌度还是不放心

《我有奈何桥》 557凌度还是不放心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金灵他们不需要灯光,狼也不需要灯光,德嘎他们都出去巡逻了,此刻军营里漆黑一片。有可能是金灵有意如此,不想亮灯给敌人当坐标当靶子。凌度出现在军营,只有狼的眼睛里有幽幽的绿光。

    幽幽的绿光没发出声音,快速向凌度移动,并且完成包围。它们发现了凌度和嘻哈,当然也是闻到饭菜的香味。

    凌度启动奈何桥,周围立刻不再那么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还能给狼盛饭。

    鹰收进空间,看着狼吃完,东西收拾好,凌度没见到金灵就回来了,葛欣月还等着他去抓野兽呢!再说领地里的乱也要等到明天才会有结果,凌度不相信,敌人可以这么快就得到足以撼动灵桥镇防守的补充。

    “叶盛,这回你该放心了吧,你媳妇没去参战,看来是被罗瑶抓去当苦力了,为你的赛马会忙活呢!”

    回到空间发现比离开时热闹许多,各路巾帼女将都回来了,还在热烈讨论,一群鸟一样叽喳不停。叶盛也凑过去,毕竟赛马会可是他看中的。凌度没过去,带上葛欣月,还有圣女、颐和,出现在流放有毒野兽的地方。

    “嘎!”

    “孽雀这算什么叫声,老公你不说来空间都会改变么?孽雀怎么还不能叫的好听点?”

    “再等等,它会叫好听的,婉莹你没听出来,它的声音和上一次已经不一样,只是打招呼,没有那么多仇恨了?”

    “凌度,那是什么?来找咱们报仇,还拉来帮手?”

    “师娘,那有可能也是孽雀,只不过它们雄的和雌的长的不一样。”

    “老公,你说那是一对儿,那不是以后会有小孽雀?”

    “差不多吧,孽雀的毒这么有用,我也希望它们能繁殖出更多呢!”

    凌度一点都不担心安全问题,上次过来还要先控制住,以防它伤到别人,今天那样的顾虑都打消了。这是凌度的空间,只要灵性足够,狼都具有那样的灵性,孽雀没理由连狼都不如。

    结果没出意外,正如凌度说的,孽雀对他们已不再仇恨,发现凌度他们之后的叫声,更像是打招呼,虽然上次拔了它不少羽毛,不是也没害它性命么?

    凌度之所以认为那一只也是孽雀,虽然长相上看不出太多相同,个头也大一些。凌度上次观察过,孽雀不与其它野兽打交道,属于独居,既然今天能跟它一起出现,是同类,而且是伴侣的可能就很大了。

    孽雀的灵性看来还是不弱的,已经深知空间里谁说了算,在空间里它们的反抗不仅没有机会,还不会有任何前途,唯一能选择的只有屈服,或许还能少被拔几根羽毛。

    凌度他们才停下,孽雀就发现了,从远处半山腰的洞穴里飞出来,没看明白凌度的态度,不知道凌度今天心情如何,想飞过来又有犹豫,只是在上面盘旋,不时叫一声。

    “下来,今天让你们帮忙呢!”

    凌度冲空中的孽雀挥挥手,两只大鸟果然会意,收了线的风筝一样缓缓降落到凌度旁边,还有五六米距离。

    “嘎!”

    “婉莹小心!”

    “妈妈没事,我不怕它的毒,你们不用怕,今天我不要你们的羽毛,如果你们的羽毛自己掉下来,就给我们送过去,我用棉花跟你们换,你们用棉花垫窝也很软的!”

    葛欣月放心地松了口气,孽雀还记仇呢,圣女先走近,它还抬起翅膀像是准备攻击,又想到凌度的威慑,才不甘地收起翅膀。圣女的手落在它头顶,这次羽毛没少,它的挣扎抗拒很短时间就平息下来。

    “老公,十只山鸡都不如孽雀一半的肉多,什么时候孽雀能有山鸡一样多?”

    “你这孩子,都成家,快当妈的人啦,怎么还小孩子一样!”

    “好了婉莹,它们好像能听懂,你就别吓唬它们了,只有两只,再说又是来自灵界,从灵界抓来那么多野兽,也没见哪种野兽大量繁殖,就说明它们不会有山里野兔那么强的繁殖能力,我们不会伤害你,只要把你们的毒给我们一些就行。”

    孽雀的确能听懂圣女的话似的,圣女说的很隐晦,可能是感觉到圣女的心情,不敢反抗,只能往外挪动,凌度加以解释,它们的头才转过来。

    “这么小气?要不我帮你们挤一点出来,个子这么大,肚子里的毒一定少不了!”

    “婉莹别吓它们,有可能是没听明白,就是你上次吐出来的烟!”

    葛欣月解释,孽雀这次回应地叫了一声。声音发出的同时,只有拳头大小的一个像是气泡从它口中飞出。

    “对,就是这个,多给点,你们需要什么恢复体力?我们那里有药园,你也可以自己去找,不搞破坏就行,我还有小元丹,给你一粒试试。”

    孽雀不应该是虚弱才突出这么一点,它不再把凌度当敌人,这是在表明态度呢!葛欣月拿出小元丹,两只孽雀也没拒绝,只是一粒丹药太少,不知道它们品出味儿没有?

    “妈妈,还是你有办法,老公快收,一会儿被风吹跑啦!它们两个吐出来的烟,颜色还不一样呢!”

    两只孽雀又开始吐毒烟,不是冲着凌度他们,就是喘息一样,头一歪,每一团都比上次大的毒烟就脱口而出。紫色的孽雀吐出来的烟,黑色里带一些绿色。另一只灰色孽雀,吐出来的烟,黑色里带一些靛蓝色,

    明知不怕这种毒,凌度看着两团随意一团都可以把他包围得严严实实的烟,还是有一些阴森森的感觉。

    “凌度,要不先把它们炼成结晶体,分开炼,不知道颜色上的差别,会不会毒性也有不同?”

    凌度在一边炼毒,葛欣月也没闲着。两只孽雀看凌度他们很满意,胆子也大起来,还主动走近葛欣月。

    让毒烟结晶还是比较容易的,不到一分钟就出现两块,比那天的还大一些。一块绿色更明显,另一块则显出深邃的靛蓝。

    “师娘你们……”

    两只孽雀像是接受葛欣月和圣女还有颐和了,站在她们身边,任由她们拨拉它们的羽毛,葛欣月还带着橡胶手套,圣女她俩直接动手。

    “凌度,原来它们需要丹药,吐完毒烟就过来讨好,我都能看出它们还想要丹药,这就好办了,以后想取毒烟,给它们一粒丹药就解决啦!”

    两只孽雀像是赞同地鸣叫一声,凌度那里已经结束,它们又吐出两团毒烟,直径将近三米。也不管毒烟是否会被风吹散,吐完就转向葛欣月,葛欣月扔两粒丹药到它们嘴里,还很享受地伸长脖子。

    “好了,我也不知道你们有多少烟,不要把自己累坏,好好休息,有这些毒烟,够我研究一阵子的啦!”

    凌度从空间里出来回到别墅,时间已近凌晨。领地里所谓的敌袭已经告一段落,在别墅里,一点动静都听不到。没看出哪里需要帮忙,本打算出去巡视,凌度又放弃了念头。

    第二天早上和圣女回到空间,先听到一阵野兽的叫声,听声音距离不过一两公里,而空间里没出现有惊慌的情绪和举动。

    “师娘,您这是……”

    “都是丹药惹的祸,有六只主动过来了,不过还好,已经几个小时,它们也没攻击其它动物,也没破坏东西,自己溜溜达达着玩呢!”

    “师娘,它们可都是有毒的,不会毒着别人?”

    “给他们交待过,都不准去摸这些野兽,想摸也得像我一样戴着手套,空间果然让它们改变了,性情都还算温顺,有这么多种毒药,我应该能找到解毒的办法,不用太担心,再说我已经不认为孽雀喷出来的是毒。”

    凌度一转头就看到昨天那两只孽雀,它们放弃了显得它们高傲不羁的高度,凌度过来它们也不再起飞,像两只大肥鹅一样,扭哒着走过来,它们的个头有一米多,腿也不短,速度比人正常行走还快些。

    “既然过来,就老实在这里玩吧,不准对其它动物放毒,不然非炖了你们不可!”

    昨天晚上圣女只是有那样的念头,没说出来都能让两只孽雀遍体生寒的害怕。凌度这时的警告威胁,反倒不如昨天的效果好。知道凌度不怕它们的毒,还走近了些,羽毛已经贴在凌度衣服上。

    “师娘,不知道其它动物怎么样,嘻哈他们,还有那些狼昨天可没回来!”

    “它们过来的时间已经不短,我还没发现有牛或是羊飞起来,就证明它们不是那么喜欢主动攻击,嘻哈带的那些回来,我看也不会出太大的乱子,孽雀的毒不会在身体里长时间残留,就算中毒,也会很快释放完,就算嘻哈它们过来惹孽雀,那些都是我用丹药改造过体质的,总不至于像兔子一样,蹦几下就把自己累死!”

    凌度还是不能放心。昨天晚上历时几个小时,采集了上次从灵界抓来的所有毒兽的毒,有毒烟,也有毒液,葛欣月的丹药都消耗了不少,当然收获也是颇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