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今天你撒谎了吗 > 63第63章

《今天你撒谎了吗》 63第63章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此为防盗章, 买够订阅的50%就可看到最新章, 或者等待72小时  陆城说:“我看这条跟你有缘的鱼有什么特别之处。”

    顾长安懒得说话了。

    刚才活蹦乱跳的鱼突然躺尸。

    顾长安晃晃鱼线, 青鱼也跟着晃晃, 他停下来, 青鱼就停下来。

    “……”

    顾长安侧头看身旁的男人。

    陆城一脸无辜。

    顾长安把鱼塞篓子里, 将篓子提到一边的河里, 固定在岸边,刚才硬邦邦如同尸体的鱼又开始活泼起来。

    顾长安又一次将目光放在男人身上。

    陆城挑了挑眉毛:“嗯?”

    顾长安偏过头, 将视线收回,这男人是个祸害,还好他不是gay,真是万幸。

    没过多久, 陆城有事走了, 河边只剩下顾长安。

    之后顾长安一直围绕着这条河钓鱼, 却再也没钓到过有价值的谎言, 虽然说人不能太贪, 但这结果真的令他很失望。

    他站起来活动活动酸痛的手脚, 坐这么长时间, 屁股都坐麻了。

    立春发来短信,提醒顾长安还有两天就到20号了,叫他别忘了去她家一趟。

    顾长安回了一串省略号。

    手机响了, 立春打来的, 问省略号是几个意思, 表示不懂。

    顾长安把手机搁马扎上面, 开了免提,动手收渔具:“你猜。”

    立春哼哼哼:“肯定是嫌我烦。”

    顾长安轻嗤:“知道还问?”

    立春吸气呼气:“长安,你要是再这么不怜香惜玉,我可就要喜欢大病了哦。”

    “怜香惜玉是什么东西?”

    “我从明天开始只喜欢大病,不喜欢你了,不会管你死活。”

    “赶紧的。”

    “挂了!”

    话是那么说,立春却没挂,她严肃起来:“长安,我这几天心里挺慌的,就感觉要出什么事。”

    顾长安手上的动作一顿,他也有那样的感觉。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想不起来了。

    顾长安回去的路上碰到了陆城,竟然一点都不意外。

    最近的“偶遇”出现的有点频繁。

    陆城单手插兜,微昂首打招呼,一派优雅高贵。

    顾长安在陆城周围发现一个扒手的踪迹,他没出声,目睹对方下手,得逞,撤离。

    陆城全程没有察觉,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丢了皮夹。

    有意试探的结果出来了,却不能让顾长安就此罢手,他将手里的渔具包递给男人:“你帮我拿一下。”

    陆城接过去,尚未开口,青年就转身进了左侧的一条支巷,很快不见身影。

    并没有急忙追上去,陆城随意的叠着长腿,斜倚着石墙,腾出手拆开橡皮糖,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另一头,扒手在巷子里验收战利品,他扒开一个皮夹看到厚厚一叠百元大钞,激动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自从流行手机付款以后,镇上的人出门就带个手机,捂的很严实,身上不带什么现金,他们这个行业的平均收入每况日下,前景堪忧,都快吃不起饭了。

    真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带这么多现金出门。

    感谢天感谢命运。

    “皮夹给我。”

    扒手正激动着,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他立刻把皮夹塞屁股后面的兜里,对着陌生青年装傻:“什么皮夹?”

    顾长安当时只匆匆一瞥,还是记下了细节,他抬眉:“黑色的,带火烈鸟图案的皮夹。”

    扒手心下一惊,这小子是那个大财主的同伙?

    管他呢,反正到嘴的肥肉是不会吐出来的。

    扒手撒腿就跑。

    诶!怎么跑不了了?他大力挣扎,后知后觉自己后面的领子被拎住了。

    扒手扭过头,满脸惊骇的看着陌生青年,这人站的位置跟他有一段距离,怎么过来的?

    后颈一痛,扒手失去了意识。

    顾长安从扒手的裤子口袋里拿出皮夹,指腹摩挲,质地柔软,是上等货。

    皮夹左下角的火烈鸟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能飞起来。

    顾长安发现皮夹里只有现金,没有一张卡,更没有涉及隐秘的东西,这皮夹像是临时配置的,办完事回去就扔掉。

    顾长安失望的啧了声,原路返回。

    没过多久,陆城一摸口袋,说皮夹没了。

    顾长安正要开口,就听到他无所谓道:“丟就丟了,反正也就两三千。”

    “……”

    顾长安打消了将皮夹丟地上,再指给他看的念头。

    没钱寸步难行。

    这人身上一分钱没有,看他接下来怎么办,跟谁接触。

    到时候也许可以有收获。

    至于皮夹这个烫手山芋……先随便找个地儿放着吧。

    顾长安一路带着大尾巴回去。

    “顾小弟,你住这里啊?”

    陆城惊讶的说,“我住你屋后那座山上的小庙里,我们算是邻居了,有时间可以串串门。”

    顾长安对称呼不满意:“我年纪比你大。”

    陆城露出不信的神情:“不可能。”

    顾长安笑:“我只是长得显小,实际年龄很大,大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

    “那巧了……”陆城的唇角勾出一个弧度,他说,“我也是。”

    掩着的门从里面推开,吴大病提着菜篮子出来。

    陆城问道:“他是?”

    顾长安不耐烦的斜眼:“你上午不是见过了吗?”

    陆城不好意思的说:“我有脸盲症。”

    脸盲症?顾长安的眼睛一眯,目光探究的扫过去。

    陆城耸耸肩:“不过我也不会看谁都是脖子上顶个肉疙瘩。”

    顾长安的喉头滚动,妈的,这形容还真恶心。

    “那你怎么辨认?”

    陆城说:“声音,眼睛,发型,瞳孔,走路的姿势,这些都是我识别面孔的方法。”

    顾长安回想了一下,他伪装老爷爷那次戴的假发,眼镜换了,声音也不同,包括走路的姿势。

    去庙里那次戴的帽子,口罩……

    “其实主要还是看我想不想记住,只要我想,就能在最短的时间找出那个人身上的特征,记入脑海。”

    顾长安的思绪被这句话打乱,他面无表情:“是吗?听起来好像很厉害。”

    陆城只是笑了笑。

    顾长安以为陆城会厚着脸皮蹭饭,没想到他进屋坐了坐就走,说改天再来。

    晚上,顾长安准备从鱼肚子里面取出谎言,不知道怎么搞的,他没来由的浑身不自在,感觉有双眼睛在看着他。

    “大病,你去把门。”

    完了又说:“算了,我还是去密室吧,保险点,你在书房等我。”

    吴大病应声。

    顾家的秘事关系重大,不能跟外人说。

    吴大病是机缘巧合之下知道的,否则也不会告诉他。

    片刻后,顾长安咬破手指,对着盆滴进去一滴血,他没有就此停止,又接着滴了一滴。

    随着盆里的青鱼挣扎,血红的水溅出来,弄的地上跟案发现场一样。

    鱼肚子里响起王婷婷的声音,跟白天听到的一样,正当顾长安烦躁的想踹盆时,他又听到了声音。

    “何建应该是真的去云南了吧……”

    顾长安摸了摸下巴,看来王婷婷除了自我催眠,还有别的情绪。

    是恐惧。

    王婷婷在说出那个谎言之前遭遇了一件可怕的事,就是何建的死,甚至极有可能是见到了尸体。

    她不敢面对现实,希望何建没死。

    因为王婷婷怀疑何建的死跟张威有关,原因就是何建抢走了他的女朋友。

    张威心怀怨恨,伺机报复。

    王婷婷很害怕,期望张威还是爱自己的,这样自己就会很安全。

    于是催眠自己。

    思路终止,顾长安吮掉手指上的血珠,晚饭都没吃,就上床躺着不动弹。

    讨厌的冬天快来了。

    当晚,王婷婷从外面回来,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背对着她,身上穿了件连帽衫。

    她脸上的血色瞬间被抽空,何建遇害当天穿的就是那件衣服,她买的,错不了。

    呼吸一停,王婷婷看到衣服上面有很多血迹,衣角还在一滴一滴往下滴着血,她急促的喘息,鼻翼剧烈张缩,喉咙里发出破风箱般的“嗬嗬”声,像是有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是何健!他回来了!

    王婷婷内心在尖叫,身子抖的厉害,她想逃跑,可是她动不了,鞋黏在了地面上。

    就在这时,背对着她的人发出沙哑的声音。

    “那天晚上你明明看见了我的尸体,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救我……”

    “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

    不断重复着喃喃。

    “啊——”

    王婷婷发疯的冲进楼道,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顾长安解决完出来,侧头朝张威那屋看了眼,他啧啧,真会给自己挑游戏玩。

    那游戏刺不刺激他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么做就是站在死神的镰刀下面说,来呀,来砍我啊。

    可能前一秒还兴奋的跟上了几百个女人一样,每个细胞都在颤抖,下一秒就舌头拖出来,蹬腿玩完。

    但是,这跟我有个屁关系……

    顾长安唇边牵起的弧度一僵,还是有关系的,张威要是把自己玩脱,他上哪儿找何建去?

    吴大病见顾长安迟迟没回屋,就出来找他。

    顾长安刻意拔高声音,装作蹲了很长时间厕所的样子:“大病,你出来扶我一下,我腿麻了。”

    吴大病人以为顾长安真的腿麻,几个大步就过去了。

    顾长安发现他刚喊完,张威那屋的灯就灭了,八成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其他屋都没动静,还亮着的两个屋子里的住户不管闲事,也不惹是生非,早就关了灯的那一家睡得很死,他那么大声都没反应。

    顾长安通过这一举动得出以上的推论,邻居之间并不了解,想要找到有价值的信息,还得在张威身上下功夫。

    第二天早上,张威在水池边接水,他看起来就是个正常人,谁也不会把他跟窒息爱好者联想到一起。

    顾长安手挤了点牙膏在牙刷上面,端着漱口杯过去:“我接点水。”

    虽然院里就一个水池,每天都是先来后到,不过也不能不讲理,连水都不让人接。

    张威让开位置。

    顾长安说了声谢谢,他站过去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把牙膏蹭到张威的衣服上面。

    张威整个人都炸了,他青着脸破口大骂:“靠!搞什么啊你!”

    顾长安连忙道歉:“不好意思。”

    张威的两只眼睛突出,死死瞪着顾长安,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手捏成拳头,那样子像是要杀人。

    顾长安的余光捕捉到吴大病的身影,眉心不易察觉的蹙了一下,他把手放到后面,做了个摇摆的动作。

    吴大病的心智如同孩子,没心机没城府,不会算计那一套,直来直去,有什么说什么,但他听顾长安的。

    看顾长安对自己做了那样的动作,吴大病就退回屋里,等下一步指示。

    水池边的气氛僵持不下。

    顾长安什么都不用说,他凭着弱鸡的外表,只要这么站着,就是为“弱势群体”代言,能激发女同志的母性跟保护欲。

    大妈原本被儿子拉着,叫她不要管,她不忍心,气势汹汹的撸着袖子从屋里出来:“干什么干什么,不就弄到点牙膏吗?擦掉不就行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还想打人怎么着?”

    张威扭过头。

    大妈被他的眼神骇到,话软了三分:“大家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小兄弟已经道歉了,这事儿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