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圣印至尊 > 第三千零七十四章 败顶级巨擎

《圣印至尊》 第三千零七十四章 败顶级巨擎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梦风跳闪而开。

    白发男子轰至地面,将前一秒梦风所站之处硬生生掀起了一层地皮。

    “刷!”

    与此同时,那位蛇尾女子也是动了。一条白磷蛇尾划破虚空,径直朝跳闪开的梦风射来。

    梦风一个扭身躲了开。

    但这条白磷蛇尾却在半空一个拐弯,如果一道弯钩般,直接勒住了梦风的腰肢。

    ‘嗖’的用力一拉,梦风整个人就给拉到了蛇尾女子面前。

    只是蛇尾女子拉来的并不是一头猎物,而是一条凶猛的紫金长龙。梦风的一拳,伴随着龙威的席卷,手臂如化一条紫金火龙,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直轰向前者美艳的脸。

    蛇尾女子一个扭头,如一条紫金火龙的拳头于她的脸颊擦之而过。

    “嘶——”

    与此同时,只见她猛地张开了狰狞的獠牙,扑咬向梦风的脖颈。

    “咔!”

    但她咬到了,显然只是一层屏障,一层由圣丹气凝聚的屏障。

    “蓬——”

    还未等她反应,只见这圣丹气屏障轰然爆开。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蛇尾女子疾退而出,那原先的嫣红小嘴此刻完全给炸得裂开,一片血肉模糊。

    圣丹气的爆炸,纵使作为顶级巨擎也挡不住。

    “该死的杂碎,本座要杀了你!!”

    虽然是深渊生物,但蛇尾女子也是爱美的,此刻脸部给炸成这样,当场就让她几近发狂。

    ‘咻’的一道破风声响,只见她血肉模糊的一条蛇信,如同一道细小却纤长的红色利刃般,直射向梦风脖颈,速度快如疾电。

    虽然梦风已经及时反应,扭头躲闪,但测颈处还是给擦出了一道血口。

    而这条蛇信擦过他的测颈后,与之先前的蛇尾一般,猛地一个拐弯。在他后颈绕了一圈,直接勒住了他整个脖颈。

    “摄魂!”

    与此同时,蛇尾女子猛地放大了她那一对摄人心魄的狐瞳,蛇信控制着梦风的头颅直对向她的狐瞳。

    四目相对。

    梦风只感觉整个灵魂一震,而后就像是要从天灵盖给吸出一处。

    “啊!”

    那灵魂抽离的痛楚,纵使是他也忍不住发出了一身痛吼。

    “灵魂镇压!”

    但也就在这一时间,梦风脑海中的灵魂圣印光芒大放。他的双眼洞世魂瞳浮现,直接破开了蛇尾女子的狐瞳摄魂,同时一股恐怖的灵魂威压径直席卷向蛇尾女子。

    蛇尾女子身躯一震,一对本就瞪大的狐瞳,在这时间泛起了白眼。整张脸变得一片呆滞。

    “溃灵震荡!”

    没有丝毫犹豫,梦风直接施展了灵魂圣印的杀招。

    眼看就要直接震散蛇尾女子陷入呆滞的灵魂,‘咻’的一道破风声猛地在耳边响起。

    梦风神色一变,不得不放弃震杀眼前的蛇尾女子,闪身躲避。

    只见一道凌厉的风刃,几乎擦着他的身子呼啸而过。

    白发男子也是从一侧掠至,一把接住了脱离灵魂圣印控制后,从半空坠落的蛇尾女子。

    “没事吧?”

    看着脸上逐渐恢复神采的蛇尾女子,白发男子问道。

    “圣…圣丹气……,还…还有灵…灵魂至宝!!”

    嘴巴血肉模糊,让整张脸看起来血淋淋的蛇尾女子,此刻声音很是虚弱的颤抖开口,但眼中却充满了炙热。

    蛇尾女子在深渊一族,乃是以灵魂见长的种类。虽然她不知道刚刚梦风是用了什么东西,但毫无疑问那是一件灵魂至宝。这类至宝,对于她们这一族有着巨大的帮助。

    “圣丹气,灵魂之宝?”

    闻言,白发男子也是有些惊讶。

    “嗤啦——”

    只是他刚抬头,就看到一抹耀眼的青色雷龙划过虚空,直冲而来。

    白发男子脸色一变,一对宽大的棕色羽翼闪动,将他与蛇尾女子一同包裹在了其中。

    “轰!”

    青色雷龙撞击在棕色羽翼上,掀起了一阵恐怖震荡,四周虚空都是裂开了层层裂缝。但白发男子的羽翼防御也是惊人,硬是抵御下了梦风这一击,且完好无损。

    “雷火毁灭光!”

    但也就在这的同时,一道雷与火交融的紫、金、青三色融汇的毁灭光波,已是破空而出。

    “不好!”

    白发男子与蛇尾女子脸色同时大变。

    以他们的感知,当然可以感受到这一股毁灭光波的恐怖。

    想也没想,白发男子就带起蛇尾女子闪身欲躲。

    “镇!”

    但也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冷喝声如同九幽梦魇一般,让白发男子二人不禁生起一股绝望。

    因为在这一刹那,他们可以清晰感觉到,整个身子就如同僵硬住了一般。

    恐怖的毁灭光波,毫无疑问的已是来到他们的面前。

    “唳!!”

    就在最危机的时刻,白发男子口中发出了一道尖锐的鸣叫声,强行破开了镇压。但这一瞬间,他也做不出更多反应,只能再次将巨大的棕色羽翼挡在身前。

    “轰嗡!!——”

    而后,毁灭光波就狠狠撞击在了棕色羽翼之上,一阵耀眼的光芒照亮了破虏门的核心区域。

    破虏门内的圣境,巨擎,还有无数的弟子纷纷惊动。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光芒!?”

    “难道是有长老突破了,生出的异象?“

    “不太像。我怎么感觉……好像是有人在核心区域战斗!”

    ……

    这是破虏门弟子的反应。

    破虏门一众高层,此刻见到这一幕无不是神情凝重。

    白发男子和蛇尾女子这两位顶级巨擎在破虏门,对于他们而言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一直没有泄露消息。

    此刻一看到这恐怖的战斗波动,他们就知道是这两位与人交手了。

    而会与他们交手的人是谁?

    毫无疑问,那位近日在大6各地覆灭势力的神秘人。

    “没想到真被上宗强者料到了,这神秘人竟然真来了我们破虏门!”

    “真是太嚣张了。难不成他以为,还能灭得了破虏门不成!?”

    ……

    见到这一幕,破虏门众高层脸色都很难看。倒不是说畏惧,而是一种愤怒。他们眼中的神秘人挑选破虏门,无异于是认为他们是软柿子,可以轻易覆灭。

    虽然知道这神秘人至少也是顶级巨擎,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会畏惧。

    相反若是可以,他们巴不得与其一战。

    正好灭了这位神秘存在,让各方看看他们破虏门的实力!

    作为顶级势力,曾经统御大6北部近一半地盘的他们,性子不免都有些傲然。在他们眼中,除了如地下势力三方,还有雷神一族、幻影一族这样的顶级大族外,其他势力他们根本不惧,更别提是单单一位神秘的顶级巨擎。

    就算他们势力中并不存在顶级巨擎,但凭借他们的大阵,完全有信心震杀一位顶级巨擎。

    “此人能够在我等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摸入核心区域,不可小觑!”

    当然,也不是每一位破虏门高层都这么想,破虏门一位巨擎老祖沉声开口道。

    闻言,场中破虏门高层也是惊醒。

    对呀,这里可是他们破虏门核心区域。这神秘人是怎么摸进来的?

    一念至此,一众破虏门高层只感觉后背一凉。

    因为若非是此刻战斗动静爆发,他们甚至根本没有察觉。要是此人潜伏进来,暗中袭击他们……

    虽然他们很傲,但那也是借着破虏门整体之威。单论个体实力,哪怕是最强的一位老祖,距离顶级巨擎也还差了不少。

    想到这,他们心中的不忿散去不少,甚至还有些庆幸有两位地下势力的大人在。

    “幸好有两位大人在。”有人开口道。

    刚刚那开口的破虏门老祖点头,看向那光芒爆发的中心,“如此大的动静,两位大人看来也很吃力。走,我们上前看看能不能帮衬一二!”

    “是,老祖!”

    一众破虏门圣境高层点头,跟着这位破虏门老祖直掠而去。

    很快就来到了近前。

    此时,那照耀破虏门的光芒已是散尽,露出了其内的景象。

    “这……”

    当看清其内一切时,一众破虏门强者皆是露出了震愕之色,哪怕是破虏门老祖也是如此。

    方圆百里给轰出了一道巨坑,深达足有数米。

    而且看周围延伸开的浅浅裂缝,若非此地布有层层防护结界,只怕这波及的范围还会更广。至于那层层结界,此刻显然已是尽碎。

    最让他们震惊的,还是那血淋淋倒在这巨坑中心的两道身影。

    可不正是地下势力的两位大人吗?

    “这…这怎么可能!?”

    饶是以破虏门众高层的傲然,此刻也是忍不住色变。

    这两位地下势力的大人虽然来到不久,但对于他们的实力破虏门上下都是很敬服的。

    因为在这两人来时,破虏门众高层其实是有些不屑的,觉得他们破虏门根本没有必要派人来镇守。

    他们的不屑,白发男子二人岂能感受不到?

    正因此,当场白发男子就出手,直接将破虏门最强的一位老祖摁在地上摩擦。此事之后,让一众破虏门高层对着两人充满了敬畏。

    破虏门傲然,但也敬畏强者!

    故此才会一口一个大人,称呼白发男子二人。不然实力得不到他们认可,纵使是地下势力之人,他们也不会太过敬畏。

    可眼下,这两位令他们无比敬畏的地下势力大人。竟然…竟然倒在了血泊当中奄奄一息,这……

    他们的目光,在一时间不禁汇聚向了半空中,那一头黑色长发随风飘舞的梦风身上。

    脸上一张黑色面具,让他们无法看清面容。

    但也因此,让他们更加确定梦风的身份,就是近日连灭诸多势力的神秘人。尽管梦风每一次出动都很迅捷,但他的形象还是给人记录下来。

    毕竟他覆灭的各方势力,对于临边城池可不会出手。

    因此在覆灭洛家与洛玉川的争斗间,他的形象也是给洛都不少人记下。

    一张黑色面具,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一件黑衣……一身黑,就是他形象最好的描述。

    “真…真是他。”

    破虏门众高层语气有些颤抖的出声。

    如果说在来之前,多少还有些不以为然的话,那么此刻有的,毫无疑问是满心的恐惧。

    连两位地下势力的大人都倒在血泊中,更逞论是他们?

    “刷——”

    见到破虏门众高层的到来,梦风没有丝毫迟疑,翻手就是一道大手印朝他们覆盖而下。

    “不好!”

    早已满心恐惧的破虏门众高层,见到梦风忽然向他们动手,一个个都是心胆俱裂,四散而逃。

    “镇!”

    但一个个淡淡的字眼,却如同梦魇让他们的身子无力动弹。

    哪怕是破虏门老祖,亦是如此。

    “不…不要!!”

    一众破虏门高层惊吼,但梦风早已挥出的大手印,却不会因此有半点滞怠。

    “蓬蓬蓬……”

    当场就有十多位破虏门高层,在大手印下给碾压成了一团团血雾炸开。但还有三人并没有陨落。

    正是破虏门的三位巨擎。

    但此刻亦是伤痕累累,鲜血淋淋。

    这并不夸张。

    这道手印梦风看似信手拈来,但其中却蕴含着包括印之气、道力、梦魇能量、圣丹气等多种能量。

    如此一道手印,足够撵杀寻常的巨擎。

    眼前这三人能没被碾死,也算有些能耐。

    “老朽自认破虏门不曾得罪过大人,大人为何要攻击我们?”破虏门的三位巨擎中,那位最强的圣境第五重忍不住开口,语气带着丝丝悲戚,但更多的则是恐惧。

    硬挨了梦风这一掌,尽管没有伤及性命,但也留下了不轻的道伤。这伤势对他而言,起码得调养个百八十年才能恢复。更重要的是,梦风那股神秘的镇压力量,此刻牢牢的作用在他身上,让他难以施为。

    就算想跑,此刻也无能为力,只能大声询问,语气甚至带着丝丝求饶的意味。

    但梦风根本没有与他废话的想法,翻手就欲再次凝聚手印将他们撵杀。

    “老朽跟你拼了!!”

    见状,破虏门老祖自知求饶无用,猛地一声怒喝。只见他周身一层血气震荡,赫然燃烧了精血强行冲破镇压,疯狂朝着梦风飞去,身上一股能量膨胀而起,似想自爆与梦风同归于尽。

    “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