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万堺 > 第27章 海蓝希尔多

《万堺》 第27章 海蓝希尔多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可爱的姐姐,敢问如何称呼啊?”尼莫一边抚摸着那细腻光滑的羊角一边问道。

    “你叫我铃铃就可以了。”铃铃低着头好似很开心的发出“咩”的一声。

    李沐晨看到阿加莎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的阴影里,她的脸被黑纱所遮挡,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却可以感觉到那股从骨子中散发出来的孤独感。就连这喧闹的浮华都无法洗去的孤独。

    “尼莫,我们还是叫些吃的吧。”李沐晨说道。

    “哦哦,好的。”尼莫将那双手从铃铃的角上挪开说,“铃铃,把你们菜单拿来。”

    铃铃将三份菜单分别递给了他们三人,并拿出笔和小本子等待着客人来点菜。

    “你们这的培根蛋包饭里面的蛋是什么蛋啊?”尼莫问道。

    “有陆行鸟蛋,鸡蛋,金翅鸟,还有龙蛋。”铃铃说道。

    “那来个陆行鸟蛋的吧。”尼莫说道。李沐晨坐在一旁看着手中的菜单还真是一头雾水,菜单上的许多食材都是他没有吃过,甚至说来都是第一次见到。最后决定在选择困难的情况下跟着别人点。

    “我也要一份培根蛋包饭,我要那个龙蛋。”李沐晨说道。

    好的,铃铃很是认真的用笔记了下来,并问道:“蛋要几分熟的?”

    “我要生的淋在上边就好。”尼莫先说道。“我喜欢稀一点的陆行鸟蛋。”

    李沐晨则想着要是生的龙蛋的话里面会不会有着一只沉睡的小龙,好似毛鸡蛋那样。他摇了摇头,将这奇怪的想法赶走说道:“我要全熟的。”

    “好的,先生。”铃铃在两份培根蛋包饭旁边记了下来。

    “再来三份虾天妇罗。”尼莫看着菜单又说道。

    “把你们那最烈的希尔多也来一瓶。”尼尔又说道。

    “海蓝希尔多可以吗?”玲玲说道。

    “是喝了会喷火的那种吗?”尼尔开着玩笑说道,“我喜欢海蓝希尔多,就这个了。”

    希尔多在大陆语中除了是酒的名字,还有一个意思就是龙涎。传说有一位屠龙的勇士,在龙穴的附近,闻到一股非常诱人的香气,他顺着香气找到了一条蜿蜒的小溪,小溪的水很清澈,发着晶莹的亮光,而那香气正是从这条小溪中散发出来的。他俯下身子喝了一口,入口只感觉清淡爽口,不甜、不苦、也不涩,入腹则顿觉热流遍布全身,如同吞下了一团烈焰。然而他却被这种猛烈的刺激和香醇的口感所吸引,他从没有喝过如此热烈的饮品,不知不觉他便已经喝得醉倒了过去。当他醒来沿着这条溪流,找到龙穴的时候,才发现这溪流是从一条沉睡得巨龙口中流出,因而将这种饮料命名为龙涎。

    其实这种酒是用圣木果为原料,用精馏法蒸馏出酒度高达98%的酒**,再使酒**流经盛有大量木炭的容器,以吸附酒液中的杂质,之后用蒸馏水配比果汁原液稀释至酒度40-50%,最后除去酒精中所含毒素和其它异物才成为那一瓶瓶法拉斯特人最爱的希尔多烈酒。

    而这海蓝希尔多,正是配有海蓝果稀释的一种有着淡淡海蓝果甜味的流动的蓝色烈焰。

    阿加莎皱了皱鼻子,她并不喜欢那种喝起来呛鼻子的液体。她点了一份炸什锦,还有产自她家乡的乳酒。

    李沐晨,则又点了一些小菜和甜点。这一天他真的是饿坏了,此刻他就想饱产一顿,以将他这前胸贴后背的腹腔撑起来。

    铃铃,拿着菜单踩着扩音魂器里发出的曲调的节奏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呦,这不是那个今天通过审判之战的瘦猴角斗士吗?”不知何时一位看起来好似黑猩猩般黝黑而又高大健壮的中年男人站在了他们的桌前。李沐晨看了看那人如树根般粗壮的脖子和那砂锅般大的拳头,低下了头假装自己没有听见。

    忍一时风平浪静,他李沐晨倒是学的很到位,反正我就是将头一缩,全当没听见,你能把我怎么着。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一招,上学时有一次愣是把一位年轻的女老师给气哭了。

    “小子,我跟你说话呢。”那壮汉一巴掌拍在了李沐晨他们三人的桌子上,“老子,可是因为你赔了很多钱。”

    “大哥,大哥,这一定是误会。”尼莫忙在旁边劝慰着。

    “滚一边去,哪有你什么事!”壮汉看都不看尼莫一眼,一巴掌将尼莫推到了一边。

    这个酒馆的人都认识这个如同黑猩猩一般名叫哈鲁温的男人,他正是这个酒馆的八角笼中赫赫大名的铁拳哈鲁温。一双砂锅大的拳头,可以一拳将对手的头骨打碎,没有人愿意来招惹这样的家伙,都纷纷站得远远地观望着李沐晨这边的情况。

    李沐晨倒是将头缩得好好的,但他却忘了坐在里边的阿加莎可不是什么缩头之人,那可是一把锋利的刀,能将一切斩断。

    阿加莎在黑暗的角落中缓缓地站起了身,她没有立即出手,她在等待着李沐晨的指示。

    哈鲁温的注意力被阿加莎的这一举动所吸引了,他摩拳擦掌双手的骨节发出响亮的一串“咔咔”声。

    “不怕死的,还敢站起来出头。”哈鲁温冷笑了一声。

    李沐晨心说这下完了,你惹谁不好,非得惹这个小姑奶奶。

    “咳,咳。”李沐晨咳了两下,急忙站起了身。他双眼直视这个站在他面前好似一堵墙一样的大块头。李沐晨自身178cm的身高,此时看起来却如同一个瘦小的孩童一般。

    “我就是李沐晨,让你输钱的也是我,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别为难我朋友。”李沐晨挡在了阿加莎和哈鲁温的中间。他倒不是为阿加莎担心,他担心的是眼前这个大块头。

    “算你小子有种。”哈鲁温两只小眼睛向下瞄着李沐晨,“那就把我那一枚金币还给我,我就当这事完了,要是不同意的话……”

    哈鲁温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的两双拳头发出的“咔咔”声已经替他说了。

    李沐晨真是觉得哭笑不得,“你赌输了钱,不去找赢你钱的人,却要我来赔你?”

    “没错,要不然就吃我一拳头。”哈鲁温说道。

    “沐晨,让我来替你杀了他。”阿加莎在李沐晨身后冷冷地说道。

    阿加莎的声音虽不大,却被在场的人听得清楚。在场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那个蒙面的谁啊?还真有如此没有自知之明之人。”

    “是啊,那可是地下竞技场的铁拳哈鲁温,一会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几个人要倒霉了。”

    “那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女人啊。”

    ……

    李沐晨伸出了手制止了要上前的阿加莎,他环顾了一圈议论纷纷的众人,语气淡淡地说。

    “只要吃你一拳头就可以了吗?那我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