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诸天世界自由行 > 第105章小老头众高手

《诸天世界自由行》 第105章小老头众高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我等前来,老先生想必十分清楚,却依旧这般待客,倒是令我十分钦佩。”

    叶楚负手而立,语气平淡至极。

    小老头不以为意:“不过是些许金银,并不算什么,有贵客来访,方才是幸事,须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先生豁达,俯瞰世事,看来我若不到岛上拜访一番,实为不美。”

    叶楚笑道。

    老实说,这小老头说的倒是实情,三千五百万两银子,对于皇帝和朝廷是天大的事情,因为他们需要这些钱练兵发饷,官员俸禄,疏浚水利,救济灾民,这些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没有这些钱,就算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也不管用。

    但在无名岛上,却不过是一大笔玩赏之物而已。

    以小老头的才智和武功,绝对不会仅仅掌控一个红鞋子组织,也不仅仅遥控青衣楼,只怕西方魔教、点苍派、丐帮,以及昔日的黑虎堂都有他们的人手参与其中。

    而这些组织,也源源不断的给他们提供财富。

    所以,这三千五百万两银子不过是让朝廷断绝补血功能,在小老头眼里不过是一场大游戏而已。

    此时夕阳西下,玉兔升起,远处的楼已经点起了灯火。

    几人随小老头一路漫步,走出花径又是条花径,穿过花丛还是花丛,四面山峰滴翠,晴空一碧如洗,前面半顷荷塘上的九曲桥头,有个朱栏绿瓦的水。

    他们走过去的时候,一里已经有十来个人,有的站着,有的坐着,年纪有老有幼,性别有男有女,有的穿着庄严华丽的上古衣冠,有的却只不过随随便便披着件宽袍。

    大家的态度都很轻松,神情都很愉快,红尘中所有的烦恼忧伤,都早已被隔绝在四面青山外。码头的那艘巨大的舰船,也丝毫没有被他们放在眼里

    一个腰缠白玉带,头戴紫金冠,看起来很是雍容的中年人一身酒气,一手提着一只玉壶,一手握着一只金杯,身形摇摇晃晃的走上厅中一弯弯曲曲的石桥上,步伐突的一个踉跄,已醉倒在了桥栏上。

    花厅中心,烛火高悬。

    火光照射下,五六个人正围着一张桌子赌博,赌具只有骰子,赌博的方式是最简单的比大小,但是他们赌的却不小,桌上摆满了一叠叠银票,每一张银票最小的面额都是五百两,有的人面前银票所剩无几,愁眉苦脸,有的人旁边却堆满了票子,喜笑颜开!

    这群人都有一个特点,一个个都全神贯注在自己的事情上,似乎没有一点好奇心,三个明显的陌生人走进厅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抬头看他们一眼。

    要么是他们一心都在赌桌上,丝毫没有理会战船压境,哪怕天塌下来也得好好地赌一波。

    要么就是他们自持武功高强,又绝对相信小老头的智慧和应对能力,所以有恃无恐。

    叶楚负手而行,慢慢的走到那座石桥上,丝毫没有在意一个武艺高强的醉鬼在他脚下,看着厅内的而一切,忽然对陆小凤说道:“陆兄,以你所见,吸走你魂魄的那个女人,有何过人之处?”

    他这般说,因为陆小凤的眼睛在注意着一个女人,

    她身材修长,线条柔和,全身都散发着一种无法抗拒的魅力,脸部的轮廊明显,一双猫一般的眼睛里动着海水般的碧光,显得冷酷而聪明,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懒散之意,对生命仿佛久已厌倦。

    “她很美。”陆小凤实话实说。

    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他已经不知不觉的放松下来。

    “飞天玉虎方玉飞的妹妹,当然很美!”叶楚淡淡的说道。

    数月之前,叶楚大闹银钩赌坊,斩杀飞天玉虎,黑虎堂随之烟消云散。

    “哦?”陆小凤心中一凛。

    他虽然有点好色,但随时随地分得清轻重。

    飞天玉虎的妹妹,自然和叶楚是生死大敌。

    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地方连飞天玉虎的妹妹都能收纳,若说不是藏龙卧虎之地,若说这些人都是寻常之辈,无论是谁都不会相信。

    “所以我关注的是她的手!”叶楚淡淡地说道。

    飞天玉虎的妹妹当然就是沙曼,她的手修长有力,有些像男人的手,指甲修剪得十分整齐,十分漂亮,纤长有力的手指在摇晃着骰盅时又十分灵活,变化迅疾。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这双手的确有资格握着一把好剑,而且江湖上能够挡住她持剑快攻的,只怕没有几个。”

    “好眼力!”叶楚微笑道:“女子学剑,轻功和暗器为其所长,但她却以剑法称雄,想必也在迅疾灵动上有一番苦功,江湖之中剑法自然以峨眉为尊,除外便是南海、点苍和华山,我想这位姑娘一定集这三家所长。”

    他在那里高谈阔论,小老头没有说话,径直坐到一边喝酒,而沙曼更是充耳不闻,依旧在那里摇摆骰子,看她动作依旧灵活有力,丝毫不受影响。

    “严兄还看出什么?”

    魏子云突然问道。

    身为“潇湘剑客”,魏子云江湖经验十分丰富,眼力自然非同小可,此刻略有所得,便不由得问了出来。

    叶楚摇摇头,笑道:“我倒想知道魏兄的高见。”

    “既然如此,那我便说一番,”魏子云伸手指着几个正在和沙曼一起豪赌的家伙说道:“这个小胡子手掌平平无奇,但距离这么远都能看清指关节的褐色,想必练得是化骨绵掌,那个老学究手指甲很长,但端头却是平平,练得是与藏边一阳指,华山弹指神功齐名的‘指刀’,现在当庄家很在行的那个酸秀才气息悠长,浑圆一体。应该修的是混元气功。”

    “魏兄的意思是,这四人是岛上最值得注意的高手。”

    陆小凤说道。

    他在岛的另一边待了小一个月,早就吃够了苦头,如今见他们这般放浪形骸,既羡慕又恼恨他们的狠毒,便不由得问道。

    “说起来还有一个和他们差不多,就是我们脚下的这位醉鬼。”叶楚忽然插话道

    “醉鬼?”陆小凤和魏子云都是一怔,连忙低头看去,却见那个醉鬼依旧在那里高卧不起,还发出极有韵律的呼噜声。

    “醉卧流云七杀手,唯有饮者得真传,这一门杀手绝技讲究的是似醉非醉,似梦似醒,于虚实变化之间一击绝杀。但在我看来,不过是鸡肋罢了。要知道真正的杀人招式,一杀便已经足够,何必七杀?更何况此人明明未醉,却在装醉,这不论不实,自然无法发挥醉卧流云的要旨,这等废物,便是站在他脚边,他又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