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都市伪仙 > 第八十二节尘封旧事

《都市伪仙》 第八十二节尘封旧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看着这张幼年照片,谢浩然笑了。

    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深埋的记忆从脑海深处一层层被翻起。父亲回家的时候不多,他总是把自己抱在膝盖上逗弄。麦芽糖、炒鸡蛋、糯米醪糟,还有苹果和葡萄之类的水果……那个时候的零食不多,自己口袋里却总能拿出令小伙伴们为之羡慕的珍物。他喜欢把自己举得很高,我在空中“格格”地笑着,母亲在旁边看了也很高兴。

    父亲的照片要多一些,基本上囊括了他的不同年龄段。英俊帅气的年轻人长出了胡须,光滑脸颊上逐渐出现了岁月痕迹。慢慢有了皱纹,很细微,就在眼角。身上的军装也改换式样,棱角帽换成了大檐帽,也配上了肩章。

    折叠起来的纸,全都是父亲写给母亲的信。每一封都不长,只有寥寥数百字。开头很正式,似乎是那个时代的特色,千篇一律都是“杨桂花同志”。

    谢浩然不禁轻轻摇头,父亲好像属于那种性格刻板,不太懂得浪漫的男人。

    不过这也正常,他毕竟是个军人。

    内容很简单,不外乎是问好,以及对自己的关心。只是父亲在信中提及自己的部分太多了,他显然关心儿子胜过了关心妻子。

    木匣很快翻到了最后,除了摆在最下面的牛皮纸信封,空无一物。

    它很厚。

    打开信封的时候,谢浩然很疑惑:这些东西很普通,换了任何一户人家,都会有这么一个专门摆放旧物件的容器。可是母亲为什么要在临终时候郑重其事的交给自己,还一再交代,必须要自己上了高三才能打开?

    难道,秘密就在这个牛皮纸信封里?

    拿出信纸的时候,一张照片从信封里滑落出来。谢浩然捡起一看,顿时愣住了。

    那是一张合影。

    父亲……与另外一个女人。

    他仍然穿着笔挺的军装,脸上带着微笑。仔细分辨,会发现这种笑容完全是发自内心,不是为了拍照故意做出来的肌肉扭曲。

    女人很漂亮,也很年轻。两个人看上去年龄很配。之前匣子里的那些旧照片也有父亲和母亲合影的彩色照,可是从服装上判断,显然是信封里这张照片拍摄时间更早。

    她留着那个时代极其罕见的披肩长发,右侧靠近耳朵的位置佩着白色蝴蝶型发夹。照片只显示上半身,从衣服的圆形领口判断,估计是穿着裙子。鹅蛋型的脸庞洁白细腻,精致的五官充满魅力。与之前父亲母亲的合影不同,这个女人紧紧偎依着父亲,几乎是整个身子都贴上来,但是很自然,毫无做作感。

    思维再一次变得混乱起来。看着这张照片,谢浩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用颤抖的手翻开信纸,在眼前铺展。

    “我的儿子,你好。”

    “我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给你写这封信。很多事情我应该亲口告诉你,但是现在的情况很特殊,部队还有半小时就出发,我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

    “简单说几句吧!你身世有些复杂。杨桂花同志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她只是你的养母。你真正的母亲名字叫做苏夜青,也就是我在信封里随同寄回去,那张与我合影上的女人。”

    “浩然,这是我给你起的名字。我知道你现在还小,有些事情你无法理解。所以杨桂花同志会与我共同保守这个秘密。如果打完这一仗我能活着回来,等到你长大,拥有判断能力的那一天,爸爸会跟你好好谈谈,把一切都告诉你。”

    “时间因素,不能写太多。但是有一点你要牢牢记住:你姓谢,你是中国人。无论在任何时候,你必须热爱这个国家,绝对不能做有违于国家利益的事情。”

    “再见了。”

    这是第一张信纸,内容很简短,却充斥了大量从根本上颠覆谢浩然逻辑思维与固定概念的信息。

    母亲……他不是我的妈妈?

    父亲,有另外一个女人?

    这想法没有错误。长久存在于脑海里的固定概念一旦被打破,很容易令人产生诡异复杂的种种念头。

    谢浩然不禁觉得手脚阵阵冰凉。

    难道我是父亲与照片上那个女人所生?

    难道是父亲在外面出轨?

    为什么他要在信里声称母亲只是“你的养母”?

    愤怒、紧张、恐惧、震惊……种种心理把谢浩然的大脑死死绞住,以不可抗拒的力量迫使他展开了第二张信纸。

    “儿子,我活着回来了。”

    “原本以为这次能回去看你,在家里多呆一段时间,没想到刚到野战医院,上面又下达命令,要求我们修整一天就跟着增援部队出发。前面那块阵地是我们打下来的,那里的情况只有我们这些侦察兵最清楚。”

    “我想解释一下我和你母亲之间的关系。”

    这的确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从这里开始,连续五张信纸,都是父亲写给儿子的解释。从落款判断,其中因为当时环境与时间因素,中断了两次,前后间隔长达十三年之久。

    父亲的名字叫谢振国,他爱上了一个叫做苏夜青的女人。

    时代对人类的思维束缚拥有强大力量。没有在那个年代生活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不同身份男女想要结合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不是因为财产,也不是因为对知识、文化的理解,纯粹只是因为政治。

    一个是根红苗正,在军队里有着远大前途的年轻军官。

    一个是有着海外关系,被怀疑是敌特出身的普通少女。

    相识是一种偶然,相爱就需要勇气。很难说在那种情况下究竟是谁更主动,却毫无例外遭到了两家人共同反对。一边是高高在上的鄙夷,一边是卑微惊恐不敢招惹是非的退缩。偏偏他们却像破开朽木的钉子,将自己最锐利的锋芒释放出来,如磁铁般牢牢吸附。

    不被家庭承认的爱情,都需要付出惨重代价。梁山伯与祝英台死后才能变成蝴蝶,焦仲卿与刘兰芝同样也是死后才能孔雀东南飞。谢振国很幸运,他遇到了愿意放弃一切跟随他到天涯海角的女人。苏夜青同样也很幸运,那个男人愿意为了他放弃显赫出身,远离京城,来到边陲城市,成为军队里的普通士兵。

    想要成为母亲,就必须在生产的时候在鬼门关上走一遭。尤其是在那个年代,即便是顺产,术后被感染的几率非常大。这是人类医学直到现在也无法完全避免的黑暗区域。

    苏夜青死了,留下一个叫做谢浩然的儿子。

    抱着妻子冷冰冰的尸体,谢振国嚎啕大哭。

    信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反对,你母亲就不会死。”

    这话包含了太多的意思。

    为了相爱离开各自家庭的年轻人,首要面对的问题就是穷困。

    如果他们手里的钱更多一些;如果生产的时候有能力去医院,而不是普通卫生所;如果能在那个时候用上更好的抗生素,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

    纸面上只有寥寥几个字,谢浩然却透过那一笔一划,深深理解,清楚感受到了父亲当时深入骨髓的痛苦,以及身为七尺男儿却惶恐无助的悲哀。

    谁能帮帮我?

    谁能帮帮我的妻子?

    无论是谁,只要能在那个时候伸手拉我一把,我宁愿一辈子为你当牛做马。

    “我憎恨我的父母,也就是你的爷爷、奶奶。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心肠最硬、最冷,毫无怜悯的人。我乞求他们给你母亲施舍一点点活下去的机会,我宁愿为此付出任何代价。我的儿子,你能理解爸爸当时的痛苦吗?八十块钱,只要八十块就够了。但是我翻遍了口袋,求借了身边所有的人,连这个数字的一半都拿不出来。”

    “不是爸爸我人缘不好。后来我才知道,你爷爷下了死命令:我所在的部队里,谁也不准给我提供帮助。”

    “有一个人的名字你必须记住。他叫李毅松,当时是我的排长。他偷偷塞给我五十元钱。后来侦查部队在进入敌国境内失散,等到我回来,才知道李排长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触雷,炸断了左腿,被作为受伤人员安置返乡。”

    “我不敢去找他。我那个时候就是一个只会把灾祸带给别人的瘟神。你还小,可能无法理解这一点。但是爸爸有耐心,我会等着你长大,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杨桂花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谢振国的生活里。

    她是野战医院的一名护士,并不漂亮,却同样有着那个时代少女倾慕战斗英雄的美丽梦想。

    谢振国是个很负责的男人。他早早就告诉杨桂花自己的身世和遭遇,也直言不讳“我们不合适”,“我有妻子,也有儿子”。但是这些话对杨桂花毫无作用,她非常执着,异常顽固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人只要活着,总要面对无穷无尽的烦恼。当时摆在谢振国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谢浩然。

    他太小了,需要一个母亲。

    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