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 > 第62章 李建成去大兴2

《穿越之大唐极品太子》 第62章 李建成去大兴2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第62章李建成去大兴2

    李渊公元566年出生,现在刚好处在不惑之年之年的四十岁,他自己有没有得风寒怎么可能不知道。

    于是,他摇了摇头失笑道:“没事,可能是有谁叨咕我呢吧。”

    钱九陇一听李渊说起这话,便笑着道:“我看是夫人念叨您呢,再有三日就是腊八了,您可是冬至都没有回去。”

    现在的李渊在东都洛阳,洛阳离武功骑马单程就要二十二、三个时辰。

    虽说,冬至的时候会放七日的假,但是先不提李渊这个皇帝的大总管走不走得开。

    就算他能离开,估计这时间都得花在路上,他到家也就能喊上一喊子——我李渊回来了,然后就得再上马往回返。

    一说起这件事情,李渊的怨念就爆表,原来他在外地任刺史的时候,每年借回大兴述职之机,还能回家看一眼。

    承欢母亲膝下,享受几日天伦。

    后来,杨广上位,一指调令,李渊的实权就飞了;当时,他还自我安慰,回大兴后,离着武功可就近了,就算母亲不愿意进大兴城,那他也可以时不时地回去看看。

    哪知道杨广上位的同时,还下了一条旨意,修建东都,时经一年左右,在606年初(今年年初)东都建成。

    李渊的自我安慰便算彻底泡汤了,他只能夹着包袱跟着杨广到了洛阳。

    不过,就算杨广没有迁到洛阳,可他还是更喜欢江都(扬州),江南是他自己打下来的,在与杨勇争太子位的时候,已经以江都为中心,开始经常他的夺嫡大本营了。

    而且,称得上是驴友前辈的杨广,尽可能地到全国各地去浪,美其名曰:视察工作。

    所以,在当时洛阳城成没有建好的时候,李渊的自我安慰,也没有达成。

    但是,不管怎么样,去年年根底下,杨广还是回了大兴。

    这时过年,与千年后过年的假期是一样的,也是七天。

    不过,当官的大年初一都得朝拜,不能回家。

    但是李渊初二从大兴出发,骑马而行,当天就回到了武功的李家别院。

    由于独孤祖母不愿意住在大兴的唐国公府,李渊只好过个冷清的年。

    说到独孤祖母不想去大兴,一开如是因为她不想听到那些闲着无聊的官家夫人,拿她与俩位当过皇后的姊妹比较。

    再则是她上了年经之后,大年初一的朝拜实在是吃不消。她妹妹独孤伽罗,在没死之前,到是在过年的时候会招她入宫,不过知道自己这个姐姐年纪大了,会特别的照顾。

    而在四年前,602年,独孤伽罗过世后,她索性就装起病来,毕竟那时她已经七十六岁了,隋文帝杨坚出于亲戚间的客情,向李渊打听过一次后,便息了招她入宫的心思。

    杨坚与独孤伽罗的感情特别的好,在独孤伽罗没有过世之前,只有她一个女人;不见独孤祖母到是省得他看到俩人相似的体貌,而心伤。

    但是这人吧,是会变的,在独孤伽罗过世后,没人管着的杨坚开始放飞自我了,收起了美人。可是此时他已经六十来岁了,早就咬不动黄瓜了。

    没过两年,杨坚便过世了;而他的死因,因为有两个版本的说法,便给后世留下了一个血溅屏风的千古疑云。

    说法一:

    公元604年7月。

    杨坚病重,卧于长安仁寿宫大宝殿内,杨广认为登上皇位的时机已到,迫不及待地写信给杨素,请教怎样处理将要到来的文帝后事。

    不料送信人误将杨素的回信送给了文帝。

    杨坚读后大怒:“……”老子还没死呢,这就想着送终了?!

    就在此时,杨坚在独孤伽罗过世后收的宣华夫人衣衫不整地跑了进来,哭诉杨广乘她换衣之机,无耻地调戏她。

    这如同火上浇油,使杨坚怒火攻心地拍床大骂:“这个畜生如此无礼,怎能担当治国的大任,皇后误我大事!”

    急忙命在旁的大臣柳述、元岩草拟诏书,废黜杨广,重立杨勇为太子。

    杨广得到密报后,与大臣杨素、张衡、宇文述等人乘机发动宫廷政变,带兵包围仁寿宫,赶散宫人,逮捕了柳述、元岩,进入大宝殿害死了杨坚。

    随后,杨广又派人假传杨坚遗命,要杨勇自尽,杨勇听到这话正愣神之时,派去的人就将杨勇拖出杀死了。

    就这样,杨广以弑父、杀兄的手段夺取了皇位。

    说法二:

    首先,质疑杨广弑父的动机。

    认为杨广已经是太子,而杨坚又病入膏肓,他实在没必要弑父。

    加之,隋文帝和隋炀帝《本纪》里皆说文帝是病死。在《隋文帝本纪》里,隋文帝病情发展非常合里,没有他杀迹象。

    唐朝编写的《隋书》极力贬低杨广,被认为是大唐在为谋夺隋朝江山后的自我洗白。

    毕竟坐上皇位后,被屁股决定了的脑袋,便想着江山传我子孙万万年。

    怎么可能鼓励这种谋朝篡位的风气,最好的方法——美化自己与诟病前朝双管齐下。

    不能怪人家这样想,谁让唐太宗李世民引领了改史书的先河。

    贞观三年(公元629年),李二下令在中书省特别设置秘书内省,专门负责修撰前五代史。

    但同年闰十二月,李二又下令将史馆移入禁中,设于门下内省北面,由宰相监修。

    从此,史馆成为皇帝直接控制的一个常设机构,不再具有修史职责,而是专门负责修撰当朝国史。

    换句大白话,史管里的史官写什么,我李世民要过目。

    还有,贞观史臣在撰写《高祖实录》和《太宗实录》时,大肆铺陈李二在武德年间的功劳,竭力抹杀太子建成的成绩的同时,贬低李渊的作用。

    把晋阳起兵的密谋描绘为李二的精心策划,与温大雅所写的《大唐创业起居注》根本不符。

    这本书里写着,早在大业九年(613年),李渊与宇文士及在涿郡(今北京)“密论时事”,言语间便带出了反隋的念头。

    不久后,助杨广称帝的大功臣杨素之子杨玄感起兵反隋,当时李渊为弘化郡(今甘肃庆阳)留守,大舅子窦抗劝他起兵,李渊认为时机尚不成熟,所以没有同意……(未完待续)说了有第二章,就算爬也要爬完,4个多小时啊,真的是爬啊,哭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