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纣临 > 第十一章 暗流的轨迹

《纣临》 第十一章 暗流的轨迹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别说是霍普金斯了,就算外行人也能看出龙之介抓到了大牌。

    所以,艾瑞克和霍普金斯根本不用交流,也知道这局要采用“速攻”的战术。

    然,或许真的是“运势”已经转向……艾瑞克这局的起手牌差到难以描述,那乱七八糟的牌面别说胡牌了,距离听牌都遥遥无期。

    这种手牌,就算让霍普金斯来打,也至少要六巡以上才能理出转机;现在由艾瑞克拿着,攻击肯定是不可能了,能在不点炮的前提下给同伴送胡就不错了。

    另一方面,霍普金斯本人的手牌也不理想;他的牌倒也不是差,只是非常“沉重”,属于那种“要做就往大牌的方向去做”的类型,想要迅速胡牌很难。

    就是在这样一种局面下,龙之介用上一局末尾时的那种大胆打法,雷厉风行地出手。

    短短六巡过后,便是……

    “自摸!”这不是龙之介胡过最大的一手牌,但却是最令他激动的一手,“混一色,门清自摸,全带幺,三暗刻,中发刻,宝牌一!”

    三倍满(%,比役满还低,如果是庄家胡的话赢36000点、闲家胡则赢24000点),匪夷所思的逆转。

    在“行家”之间有一种说法——麻将并不是让自己胡牌的游戏,而是打压对手的游戏。

    但此时此刻,在这南三局中,龙之介却是当着霍普金斯这种行家的面、按照“想让自己尽快胡牌”的外行思路胡了这样一把大牌。

    这就是……强运。

    除了出千之外,用正常的手段极难去对抗的、赌徒的最强武器。

    “哈哈哈哈……看来‘运势’这玩意儿比你想象中要管用些呢,霍普金斯先生。”在麻将桌自动洗牌的时候,龙之介顺势就嘲讽了霍普金斯一句;他可没有忘记这位星郡赌王此前用能力给自己带来的难堪,这会儿抓到了机会,岂能不好好出口恶气。

    “呵……”霍普金斯闻言,只是冷笑一声,应道,“或许吧……”

    龙之介毕竟有身份摆在那儿,霍普金斯在言语上还是不敢太过造次的,但对榊……他就不那么客气了。

    “榊君,我不知道你搞得是什么名堂……”霍普金斯紧接着就对榊道,“但你若是因此而认为‘可以在我的面前把同一个把戏玩儿上两次’……那就大错特错了。”

    很显然,霍普金斯认为这一局的结果是因榊出千所导致的;而且他的这句话等于是承认了……自己并未看穿榊的手法。

    虽然此刻霍普金斯的心里已经有点发虚,但表面上他还是摆出了星郡赌王的架子,并试图从气势上压倒对方,让榊不敢再出千、或是因紧张而让千术露出破绽。

    “哦?你觉得刚才那局是我在搞鬼?”榊看着霍普金斯,一脸嘲笑之色,“呵……原来如此,所谓‘星郡赌王’,就是个连自己已经‘废了’都不知道的家伙。”

    “你说什么?”霍普金斯厉声问道。

    “听不懂吗?”榊抽着烟,快速回道,“那好吧……我就当是做做慈善,告诉你一些事好了。”

    说着,榊便抬起头,看着一旁的黑西装道:“喂,荷官大哥,能不能稍微把牌局暂停一下,顺便给我两个麻将用的骰子。”

    一秒后,黑西装便回道:“只要本桌的其他玩家没意见就行。”

    于是,榊迅速询问了另外三人一声,并分别得到了肯定、默认和无所谓的答复。

    黑西装见状,立刻接通了对讲机,叫人送骰子过来;同时他也亲自上前,把刚刚码放好的一局新牌重新推入了麻将桌内,并闭合桌面,暂停了洗牌功能。

    不多时,骰子就来了。

    那是两枚普通的白色骰子,非自动洗牌的麻将常用的那种。

    榊接过骰子后,当即就往桌面上一甩,投出了两个“1”,并对霍普金斯说道:“这个你应该会吧?”

    说完这句,他又抓起骰子,一秒后掷下,这次出现了两个“2”。

    “你在开玩笑吗?”霍普金斯这前半句话说完时,榊又投了两个“3”出来。

    “这种刚入行的家伙都会的基本功,我有可能不会吗?”而霍普金斯这后半句说罢时,榊已经把一对“4”和一对“5”也都掷出来了。

    “呵……那好啊。”榊一边说着,一边就将骰子放到了霍普金斯的面前,“有劳你帮我掷两个‘6’出来。”

    “你想证明什么?”霍普金斯没有急着去抓骰子,而是瞪着榊道,“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

    “意义就是……让你知道自己的‘运气’已经用尽了。”榊回道。

    “哈!”霍普金斯大笑一声,操起英语道,“这跟运气有个牛粪的关系?”他抓起骰子,捏在手里,“这种投一万次就能成功一万次的事情,需要什么运气?”

    他说得没错,“徒手投两枚骰子、并得到想要的点数”这一技巧,是最基础、最简单的赌术之一;只要知道手型、手法,再经过一定量的练习,就连小孩子都能做到。甚至有很多根本不是“行家”的赌棍都能学会这招,在行家圈内那自是无人不会。

    让霍普金斯这个级别的赌徒来掷这种骰子,就像让专业的篮球控卫来演示最基本的原地运球动作,那自然是做再多次也不会出现失误的。

    然而……

    “唔……”骰子落定时,霍普金斯露出了震惊之色、并发出一声闷哼。

    “这……”他身旁的艾瑞克反应倒没有他那么强烈,但也是颇为惊讶。

    就是这“投一万次就能成功一万次”的、对霍普金斯这种赌徒来说和呼吸一样随意的事情……在这一刻,失败了。

    那第二枚骰子在落下时多滚了半圈,最终呈现出了一个“6”和一个“3”的结果。

    “怎么可能?”霍普金斯的脸都白了,其心中的不安和惊恐以井喷之势涌出。

    刚才他捏骰子时,已经仔细地检查过了,他是在确定了榊没有在上面动过手脚后,才开始掷的;而他所用的手法也没有任何问题,同样的手势他已做过成千上万次,无论是投骰子的力度、角度、出手前的握法、离手时的态势,都已天衣无缝。

    但,结果就是没成功。

    唯一能解释这种现象的理由就是——运气不好。

    或许是船上的桌子不平、或许是桌面的那一块刚好有静电、又或许是桌面有肉眼不易察觉的起伏……总之,某种从概率上来说微乎其微的状况,让霍普金斯没能掷出想要的点数。

    “立川曾经也遇到过一次那种情况。”数秒后,榊再度看向霍普金斯、开口道,“仅仅是那么一次……就让他放弃了继续赌博的念头。”他顿了顿,“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在那些老头子之间流传着一种说法——‘人这一辈子的运气……是会用完的,大部分人差不多会在死前把运气用尽,但职业赌徒不同,他们的运气透支得太多了……所以,当某些征兆出现时,无论有没有攒够退隐的资本,他们都必须得离开赌博的世界,否则……就会死’。”

    榊说到这儿,吐了口烟:“呋……不过,用你笃信的那套理论来解释,这也仅仅是概率而已……对吧?”

    “少废话!这什么都证明不了!”霍普金斯的慌乱很快就转化成了愤怒,“艾瑞克,别听他胡说八道,这都是他的心理战术……他想扰乱我们!”

    “呃……啊。”艾瑞克愣了一下,也接道,“没事的,霍普金斯先生,我才不会相信什么‘运势’的歪理。”

    “那就继续吧。”榊摊开双手,笑着道,“看看是谁,会最终堕入名为赌博的深渊。”

    …………

    与此同时,同一层,某船舱中。

    那位“主持人”先生,此刻正坐在一张椅子上,一脸紧张地望着手上的电子提词卡。

    在宣布完奖品后,他就回到了这个私人船舱里,一步都没有再踏出去过,只是默默等待着新的“指示”到来。

    咔,叱——

    忽然,舱门的电子锁从外面打开了,一道人影应声出现在了门口。

    那是个体面人,三十岁上下,中等身材,穿着得体的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乱。

    “张先生,很抱歉到现在才来造访您。”阿秀的谈吐很礼貌,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这个船舱,并随手带上了门,“实在是因为我之前一直抽不开身,才拖到了……”

    “你……你是谁?”被称为张先生的主持人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满脸犹疑地打断道。

    “哦,对了,你‘已经不认识我’了。”阿秀说着,自己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只见他将右腿抬跨到了左腿上,十指交错,悠然言道,“呵……没关系,你很快就会想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