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 21.不断转移的战场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1.不断转移的战场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奥丁在两个儿子小时候,会经常告诉他们:一个睿智的国王从不主动挑起战争,但他一定会提前做好准备。

    这句话其实是他的父亲告诉他的,阿斯加德关于波尔大帝的记载并不多,因为这位统治者统治期间更偏向于铁腕统治九大王国,他更像是个真正的阿斯加德人,喜欢用战争结束一切,在这种情况下,值得记载的东西就很少了,总不能满篇故事都是讲述征服和镇压的吧?

    不过晚年的波尔大帝绝对算是睿智的君王,他培养出了奥丁,为他留下了一个稳固的九大王国,还按照自己的想法,对很多威胁做出了提前准备,跟随洛基前来地球的毁灭者,只是其中之一。

    对黑暗精灵的那一战,绝地算是波尔大帝一生中最艰难的战斗,他记忆犹新之下,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制作的毁灭者,完完全全就是克制黑暗精灵的特异杀手,光属性符文附魔,拥有自我治愈的钢铁之躯,对精神魔法的免疫,以及对黑暗能量的排斥。

    “世界如此翻转不定,命运奔流不止,今天,我唯一可以肯定的事情就是:你死定了,玛勒基斯!没人能救你!”

    洛基没有回头,但他眼中闪耀的是痛苦和憎恨,绝对不仅仅是因为黑暗精灵首领打搅他的好事,实际上,玛勒基斯刺杀弗莉嘉的那一幕,洛基完完全全的看在眼里。

    这就和曾经的克拉克.肯特一样,哪怕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养父母,但是看到养父死的时候,肯特一样会悲痛欲绝,陷入自我迷茫和怀疑,洛基可以否定奥丁对他的重视,但却无法否定弗莉嘉对他的爱。

    实际上,从小时候开始,相比索尔,天后就更喜欢洛基,这一点连整个阿斯加德金宫的侍卫们都一清二楚。

    “铛铛铛”

    玛勒基斯自然不可能因为洛基的一席话就举手投降,他手中的银色利刃左右纷飞,身影在原地拉出了7个残影,试图从各个方向突入毁灭者的身后,但他做不到!

    毁灭者没有视觉这一说,全靠思维核心进行攻击防御,因此黑暗精灵如同刺杀艺术一样的影刃就完全失去了意义,在7个残影飞舞当中,这银白色的巨型机器人挥起左拳,一拳砸向前方的空气,力量极大,让玛勒基斯举起双剑挡在身前,但他的身体依然被击飞了出去。

    “轰隆”

    墙壁被砸穿,黑暗精灵之王狼狈的摔到在了军营之外的地面上,他轻盈的翻身跳起,警惕的看着眼前一脚踹开了剩余墙壁,以机器人特有的僵硬步伐走出来的毁灭者,这是个棘手的对手,但玛勒基斯也并非毫无办法。

    “朝我前方的目标炮击!毁了它!”

    黑暗精灵之王的手指指向毁灭者,下一刻,悬浮于天空之上的黑暗母巢中心迸发出一道不详的暗红色光柱,精准的将毁灭者以及周围的地面一起焚毁,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左右10米宽,深达数十米的大坑,在这种星舰的炮击中,波尔的秘密武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能量融化,变成了深坑之中的软泥一样的银色液体。

    “不堪一击!”

    玛勒基斯不屑的扔出了一句话,身影飘飞着冲入眼前的房间当中,但就在他起步的瞬间,在他身后,灼热的气息冲天而起,黑暗精灵心头大惊,他的身体以完全不符合物理定律的方式向左漂移,但这躲闪的速度对于出拳的速度来说还是太慢,依然被赛伯横扫过来的爪子击中,玛勒基斯身体上的披风和血肉在这一刻被完全撕碎,剧痛让他的整个身体都蜷成一团,斜斜的砸入了前方的房子里。

    “不堪一击的杂碎!”

    赛伯拍打着翅膀,双爪上缠绕器了灼热的橘红色火焰,刚才诅咒战士的自爆确实够劲,但距离杀死他的程度还差的太多,但就在他飞越了地面的深坑,打算冲入房间里,一次性解决掉玛勒基斯这个大麻烦的时候,在地面之下,银色的光芒冲出地表,一把攥住了赛伯的腿。

    “这是什么见鬼的玩意?”

    赛伯回头看去,那个上半身正在快速塑形的大型机器人被融化大半的脸上的护甲一层层的掀开,露出了其中空荡荡的眼脸,就像是两个方格子,但下一刻,从身体内部延伸出的灼热射线就从那两个方格子里喷射而出,将猝不及防的赛伯整个都包裹在了岩浆一样的射线当中。

    它的左臂攥着赛伯的蹄子,从半空中落入地面,然后就像是扔铅球一样,将赛伯的身体在原地旋转了好几圈,在动能积蓄足够的情况下,就像是战锤一样,将他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哐”

    赛伯的身体被砸入地面之下,顷刻间,一个带着翅膀的凹陷出现在地表上,坦白说,这一下并不是很疼,尤其是以赛伯目前的体质,连轻伤都算不了,不过就在他准备一跃而起的时候,毁灭者的银色大脚却猛地踹在了他的胸口,数吨重的重量再次将赛伯踩入地面,同样没有受伤,但却让他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羞辱!

    但说实话,这机器人是没有羞辱对手这个设定的,它这么做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它要冲过去重新和玛勒基斯战斗。

    不过毁灭者没走出两步,就感觉到背后爆发出了可怕能级的火焰波动,处于思维核心的本能运作,它转过头,摆出了格斗的姿势,就看到全身都被火焰缠绕的赛伯手里出现了一只银灰色的大斧子,正面色不善的看着它。

    毁灭者没有说话的功能,但它毫无疑问察觉到了威胁,它的眼脸再次打开,灼热的烈焰射线从面部透射而出,但是在刺入赛伯身前3米的地方,就被一股特殊的力量挡在了前方,不能存进。

    “你用火焰来对付火焰本身?”

    赛伯的左手向前一挥,那灼热的烈焰射线就反向蔓延,直冲入毁灭者打开的眼脸中,顷刻之间,一抹黑烟从毁灭者脑袋上冒出来,赛伯双手举起了手中银灰色金属大斧,看着眼前的银色机器人,在火焰飞窜之间,大斧轰然斩落。

    “轰”

    金色的能量闪电从审判之枪冈格尼尔的顶端飞出,将试图刺杀的玛勒基斯逼退,洛基双手握住了长枪,警惕的打量着空无一物的空气,在他身后,那幽暗的提灯悬浮在他头顶上,正缓慢的吸收着简.福斯特身体里的黑暗以太,从那特殊的提灯里萦绕德尔三分之二的黑暗液体来看,这个过程即将结束了。

    “嗖”

    玛勒基斯的身影从洛基身后的空气里漂浮出来,一丝狰狞在他脸上一闪而逝,两把银色利刃一左一右刺入了洛基的身体,但就在利刃入体的那一刻,玛勒基斯面色大变,他的刀刃根本没感觉到哪怕一点点阻碍,就像是刺入了空气一样。

    “中计了!”

    他想要飞速躲闪,但真正洛基的身影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出现,这欺诈者脸上闪耀着诡异的光芒,他手中的审判之枪已经充能到了极致:

    “哈!这一招真是屡试不爽!”

    “轰”

    耀眼的金色闪电在冈格尼尔的挥舞中,如光之矛一样,飞快的刺穿了玛勒基斯的身体,将他的全身禁锢在雷电之中,将他从原地以一种炮弹一样的方式击飞了出去。

    “啊!”

    黑暗精灵之王发出了致命的惨叫,被这种级别的神器满负荷击中,即便是活了5000年的他,也已经濒临重伤,不过他艰难的从地面上爬起来,脸上却没有多少失败的怨恨,反而还有一丝意得志满的笑容,与此同时,洛基脸上代表胜利的笑容却慢慢消失了。

    因为在玛勒基斯手中,属于他的吊灯正在熠熠生辉,黑暗的光晕从吊灯上散发出来,飞快的修补着玛勒基斯身体上的伤痕。

    “呵呵...阿斯加德人,你自以为要比我更了解以太?”

    玛勒基斯扔掉了手里的银色利刃,他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提着吊灯,后退了一步,他的嘴唇微动,就像是释放了某种深潜的黑暗一般,萦绕在他身体周围的光芒在顷刻间被吞噬掉,取而代之的是深沉至极的黑暗,如漩涡般在他身后的空间中荡漾,搭配他现在提着吊灯的形象,就像是从黑暗中走出的提灯人一样。

    但他带来的并非光明,而是黑暗。

    “以太带来的是只有我们才能驾驭的黑暗,永暗即将降临,可怜的阿斯加德人。”

    “就从你们的世界开始!”

    悬浮在天空中的黑暗剑型战舰飞快的出现在了玛勒基斯身后,一抹幽蓝色的光芒从战舰外围出现,连带着将玛勒基斯本人都包裹在了其中,他的身影一点点消失,洛基疯狂的挥舞着时审判之枪,金色的雷电漫天飞舞,却没办法伤害到已经进入了维度迁跃状态里的玛勒基斯。

    “吼!”

    在洛基身后,被巨力强行团成银色金属球的毁灭者被用扔铅球一样的方式砸向了玛勒基斯,但却从他虚幻的身影上一闪而过,玛勒基斯看着拍打着双翼冲过来的赛伯,他苍白脸上的笑容更甚。

    “恶魔,你以为我会忘记你对我的羞辱?不不不,当永暗到来的时候...我很乐意亲自重归这里,收走你的灵魂,你会是个很好用的...奴隶!”

    “嗖”

    幽蓝色的光芒在玛勒基斯的身体上一闪而逝,一起消失的还有天空中悬浮的黑暗母巢战舰,当那庞然大物猛地消失在空中的时候,卷起的风暴呼啸着吹散了地面上的一切。

    赛伯握紧了爪子,他转过身,那双跳动着火焰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背后缓缓后退的洛基,其中的怒火不加掩饰:

    “瞧瞧你都干了什么!你这傲慢的蠢货,看来上次留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多!”

    他挥起爪子,四道火焰长枪朝着洛基的身体刺了过去。

    “那你也要先抓住我才行!米德加尔特的野蛮人!”

    在这一刻,洛基朝着赛伯狠狠的挥了挥小拇指,然后看向天空,手中的永恒之枪向上一挥,彩虹桥启动,将他的身影卷入了那七彩的传送光柱之中,在光柱收缩的那一刻,赛伯的双翼蜷起,如狂风一样冲入了收缩的光芒当中,片刻之后,彩虹桥的光芒骤然一收,将两个人卷入其中,消失在了地球上。

    而在更远处,银白色的毁灭者又一次快速修复,但是它却失去了所有的目标,这机器人呆立在原地片刻,就朝着远处的战场走了过去。

    它要开始执行洛基的命令了,它要杀光这片战场上的所有生命。

    当然,这不代表着它邪恶,它只是个机器人而已,没有正义,也没有邪恶,支配者的意志就是它利刃所向,但不管怎么说,三个最危险的家伙已经从战场暂时脱离,就代表着这场墨西哥的灾难,开始在慢慢平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