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盛唐高歌 > 710 余生很贵,不能浪费

《盛唐高歌》 710 余生很贵,不能浪费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郑鹏看了看众人,一脸正色地说:“班公错之役,诸位都听说吧?”

    “岂止听说,还亲身经历,毕生难忘。”郭子仪有些感叹地说。

    将门之后,从小天赋异禀,一招神兵天降第一个攻上峰城,从而一夜成名,扬威西域,还勇夺武状元,郭子仪在班公错一役前,犹如开挂一样的存在,经班公错一役后,光环褪尽,还成了需要高价赎回的俘虏,印象能不深刻吗?

    陆进苦笑着说:“某也毕生难忘。”

    宋冲和崔希逸也参与这战,看到尸横遍野的惨状,纷纷感叹战斗太残酷,就是兰朵,也表示说听过。

    继拨汗那一战后,大唐跟吐蕃发生的最大冲突就是班公错之战。

    郑鹏突然问道:“败军之将,皇上同意我组建设西门四军,还从西域各兵府、部落挑选精锐之士,而西门四军的待遇你们也看到,除此之外,朝廷对我们挖盐卖盐不闻不问,你们知道为什么呢?”

    宋冲小心翼翼地说:“因为皇上信任将军?”

    “信任当然是有,但不足以区别对待。”

    “因为你功大于过,还有高公公和博陵崔氏替你说好话。”兰朵也加入猜测的行列。

    “非也”郑鹏也不吊众人胃口,径直揭晓道:“算了,都不用猜,我直说吧,是军令状,我给皇上立下五年拿下吐蕃的军令状,也就是这样,皇上给予我很大的权力,就是西域的监军御史和西域大总管也得全面配合,靠的就是这个军令状。”

    “天啊,五年打下吐蕃?”兰朵眼睛都瞪大了,惊讶地说:“郑鹏,你是疯了,大唐跟吐蕃打了上百年,也没见占了什么便宜,五年,你夸口说五年就能完成,可能吗?”

    陆进也一脸不可思议地说:“将军,属下知你把人拉到小勃律,就是克服你所说的高原反应,也就是吐蕃人说的那个诅咒,可,可我们只有区区八千人,对了,请问五年之期是从组军开始算还是从成军开始算?”

    “组军开始算。”郑鹏一脸从容地说。

    陆进扳手一算,很快一脸生无可恋地说:“将军,满打满算,距离期限还有半年,半年啊,拿下吐蕃,可能吗?”

    什么啊,陆进想起一句话,皇帝不急太监急,自己都急得快要上房揭瓦了,郑鹏倒好,好像立下军令状的是别人,作为下属陆进都急得快要冒烟,当事者还是让人无语的不紧不慢。

    “没办法”郑鹏双手一摊:“你们训练得太慢,拖慢了进程。”

    宋冲一脸纠结地说:“郑将军,我等真的尽力了,现在只剩半年时间,怎么办...”

    郑鹏扭头对郭子仪说:“郭将军,我头有点晕,剩下的就有劳你了。”

    杨基走后不久,郑鹏就把火药的秘密告诉给郭子仪和崔希逸,西门四军改为征西军,悄无声息从小勃律迂回且末城,就是为进攻吐蕃作准备。

    据情布所知,吐蕃在大勃律和羊同屯了大量精兵,明显是防着自己,不适合快速行军,从且末城出发,翻过昆仑山脉就能进吐蕃的羌塘,经过羌塘就是孙波,然后就到达吐蕃的的都城逻些城。

    大唐的经济是东重西轻,而吐蕃的经济是南重北轻,特别是北面,多是荒漠和泥潭,不适合居住,人口稀少,很多地方是无人居住状态,由北而下,所受到的阻力肯定最小。

    郭子仪有些认命地说:“末将遵命。”

    都习惯郑鹏这种甩手掌柜的作风了。

    很快,陆进、宋冲还有兰朵跟随郭子仪出去,没一会,就听到召集将士集合的鼓声,不用说,一个人是看,一群人也是看,郭子仪干脆让所有人都看看。

    快要开始行动,给将士们增加信心之余,也得让他们了解、学会使用这种武器。

    营房内,崔希逸一脸心悦诚服地说:“三弟,二哥真服你,不声不吭玩票这么大的。”

    前面崔希逸只知郑鹏要办一件大事,但是什么事并不清楚,最开始知道军令状的人一只手掌可以数得完:郑鹏自己,然后是李隆基、高力士,组军时杨基和黄洋也知道,崔希逸以为郑鹏要实施类似候君集式快速出击的斩首行动,又或骚扰吐蕃边境,算是对吐蕃恶意扰乱、怂恿葛逻禄的报复。

    现在大唐和吐蕃看似相安无事,实则二者还处于战争状态,吐蕃使者几次奔赴长安,希望两者能签订和平协议,可李隆基根本就不接见。

    吐蕃不仅扰边,带教唆葛逻禄叛国,这对大唐的声誉有很大的损害,李隆基更是视为奇耻大辱,郑鹏在西域的举动也就不难猜出,当崔希逸了解得越多,心中也就越佩服。

    玩得太大了。

    郑鹏双手一摊,有些无奈地说:“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我不是君子,还是一个急性子,所以等不了十年,再说不玩大一点,皇上能给这么多权力吗?”

    顿了一下,郑鹏感叹道:“人生这么美好,总不能大半辈子耗在这里,活中仇恨中,就是我等得,家眷怎么办?”

    不知不觉在西域呆了五个年头,五年啊,绿姝和林薰儿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一边独守空窗一边担心地度过,新居进宅,自己没在场;妹妹出嫁,也没为她撑脸面;两个弟弟读完国子监出来谋事,也没有为他们出谋划策,更别说老家和族里的事。

    吐蕃是自己的一块心痛,也是大唐的一块心痛,郑鹏现在想做的,就是快点解决这件事,然后回归家庭,回到自己最喜欢的温柔乡中。

    崔希逸闻言点点头说:“听你这么一说,某也想念可棠了。”

    终于抱得美人归,崔希逸恨不得天天跟自己的女神双宿双飞,只是皇命难违,再说自己还要肩负振兴清河崔氏的重负,除此之外,崔希逸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封妻荫子,这才跑到这里来。

    郑鹏的妻子都是四品诰命夫人,而郭可棠嫁给自己还是白身呢。

    “二哥”郑鹏拍拍他的肩膀说:“想早点见二嫂,就不要偷懒,你可是不良人出身,最精通怎么防范消息外泄和反细作,火药的事不能再隐瞒,就得你把守最后一关,我希望,营地里就是一只老鼠、一只鸟都不能随便进出。”

    西门四军组军时是从各兵府挑选择而来,人数上万,就是再三筛查也怕有漏网之鱼,郑鹏知道里面有李隆基的眼线,但里面有没有吐蕃的细作,还真不好说,现在能做的,就是往好的方面想,往坏的方面打算。

    有神兵利器,也要会用才能发挥作用,要不然只是摆设,郑鹏记得后世一个有趣的故事,英国和德国打仗,由于德国的谍报机关很厉害,英国军部对一种新式机枪严加保密,保密到武器运到阵地没士兵会用,连烧火棍都比不上,最后只能扔在阵地上便宜了德国人。

    “明白了,三弟,一切包在你二哥身上”崔希逸一脸自信地说:“别说一只老鼠一只鸟,就是苍蝇也别想飞出一只。”

    郑鹏有点贫嘴地想说这里没有苍蝇,话说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气氛这么好,就不要搅和了。

    就在这时候,只见“轰”的一声巨响,营地好像抖了一抖,然后听到外面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不用说,肯定是这种跨时代的神兵利器深深地震撼,郑鹏都可以想像到一双双不敢相信的眼睛和一张张合不拢的嘴,也不知像高力士那样被吓得瘫坐在地的情况有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