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楼乙 > 第八百七十一章无路可逃

《楼乙》 第八百七十一章无路可逃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绯红之光刺穿树叶,从缝隙中洒落而下,妖异的光芒,配上特殊的香气,使得许多跟在楼乙身后的修士,一瞬间陷入到了呆滞状态之中。

    “虎痴......”原本楼乙想要提醒对方,可是却发现虎痴也正抬头看着天空,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却不成想对方突然转过来望向他。

    “嗯?怎么了?”虎痴愣愣的问道。

    “没...没事了,小心些!”楼乙讪讪的答道,他不清楚虎痴为何不受此光的影响,不过他猜测这可能与他身体四周的气有关,这气保护了他的安全。

    楼乙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原有的人数,一下子少了大半,能继续往前走的,只剩下不足四百人了……

    这些人战战兢兢的跟随者他的脚步,楼乙十分谨慎,现在退已经来不及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硬碰硬,直接冲过去,然后想办法绕过百脊山脉,从别的什么位置突围过去。

    楼乙一直最怕碰到的就是当初百屠城与他战斗的那个女子,她似乎叫做巫阿朵,不过这个巫应该只是尊称,她代表的是南疆最强大的巫祝,也是所有苗巫的精神支柱。

    不知为何,楼乙总感觉这女孩神秘且危险,自从来到了这里,他就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什么一直都在看着他,现在突然又出现了此种巫咒之法,让他不免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从现在开始,出现任何情况都不会觉得惊讶,同时他也在为自己的判断感到郁闷,因为他想当然的以为这片区域最弱,战斗发生的概率最小,却忘记了寒肖是巫族人。

    他的镇脊城里却都是南州人,他要干掉这么多的人,自然需要巫族的力量,而自己只是想到了寒肖去了别处,却把这个最为重要的情况给忽略了。

    虎痴前头开路,楼乙精神力展开笼罩四周,百屠仲康对于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表现的极不耐烦,毕竟这么多年来,他都是横冲直撞的。

    楼乙小心的观察着四周,同时暗暗松了口气,因为此地没有蛊虫的气息,如果巫蛊两族同时出现的话,只怕想要逃走,就是痴心妄想了。

    就在这时,后方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声响,楼乙心头一颤,回头望向后方,眼神一暗叹了口气,刘唐终究还是这么做了。

    当初虽然是他招呼大家离开的,可是其实却是刘唐在冲向南枯齐的时候,悄悄传音拜托他的,对于此次的重大失误,他说自己难辞其咎,希望自己能够带着剩余的人逃出去。

    楼乙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心里总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希望他能够明白,死并不是解决事情的唯一办法,但是结果而言,显然他还是选择了前者。

    如无意外的话,南枯齐也死定了,而就在楼乙感概之时,远在百脊山脉另一侧的定军城外,寒肖也收到了巫族的传信,他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懊恼,随后做出了进攻的命令。

    一时间两城的巫奴,疯狂的扑向了孤立无援的定军城,城中修士们的命运,也在这一刻注定了。

    铺天盖地的蛊虫,从各个方向袭来,找不到解决阵法的枢纽,那就只能使用蛮力破开这些禁止结界了。

    震天动地的声响传来,整个定军城都在震颤,天空被蛊虫遮蔽,白日瞬间陷入黑夜的笼罩之下,一只巨大的眼瞳悬挂于定军城上空,它取代了原本明媚的太阳。

    森冷诡异的光席卷定军城的每一个角落,炙热的南州,这一刻竟然下起了鹅毛大雪!

    巫奴悍不畏死的冲向城墙的地步,随后引爆自身,大量的蛊虫从中喷发而出,加入到了进攻的行列之中,看着这些密密麻麻择人而噬的虫子,守城的兵士,内心的防线已经开始崩溃了。

    原本他们还是用自己手中的武器以及术法,对着下方进行阻挡跟反击,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巫奴以及蛊虫的加入,再加上天空之上那只诡异的眼瞳,都彻底的瓦解了他们抵抗的信心。

    仅仅一个时辰过后,定军城即宣告了死亡的命运,四面城墙,全部被摧毁,整个定军城被夷为平地,寒肖带着所有有价值的物资,踏上了返回南疆的道路。

    有了这些物资,以及这一次的攻击,他们至少有了百余年修生养息的机会,虽然这不过只是权宜之计,可是这也是巫苗所能想到的最后办法了。

    他们最后的希望,就是巫苗中已经千年未曾出现过的天巫,只是她如今还未能独当一面,他们寄希望于天巫,寄希望于她能够带领南疆巫族破解掉被灭族的命运。

    另外一边,楼乙边战边逃,数次摆脱了这些巫苗的包围,期间他也算是见识了除了骨族外所有巫苗的能力。

    头也不回的往前行,楼乙坚信这么多年来,巫族始终被困在南疆之地,他们总也要想办法出去,那么就必然会有秘密通道的存在,只要沿着百脊山脉一直往前走,必然会找寻到脱困的契机。

    然而一个时辰过去了,这百脊山脉就像是没有尽头一般,丝毫没有看到逃出生天的希望,然而追兵却越来越多,如蛆附骨甩都甩不掉。

    而他最担心的状况,也还是发生了,侵入巫疆各地的南州修士,已经基本上被屠杀殆尽,巫族这一次可算是大获全胜,不仅如此这一次南州损失了两位合体期巅峰的城主,被毁掉了三座大城,甚至还失去了对于百脊山脉的控制权。

    两者之间的地位,此时瞬间发生了转变,虽然最终的结局无法避免,但至少这一次的战争,为南疆赢得了喘息的空间,至少百余年内,冥煌宫都会投鼠忌器,不敢贸然行动了。

    但是如今最为棘手的情况却是,南疆各处的南州修士,基本上都被干掉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们应该是仅存的一小部分人了。

    一步也不能停,否则就是死的下场,既然刘唐把这些人交给了自己,那么自己也只能完成他这个遗愿了,想着丧虺还在对方手中,他就只能摇头叹息,实在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先想办法逃出去,之后再考虑其他的问题了。

    然而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再生变,一道诡异的光幕,突然凭空出现在了前方,将他们前行的道路阻断,虎痴尝试着用手中的碎心去撞击,卯足了力气却也只是把自己给震退了回来。

    此时这层光幕的后方,走出了一位浑身充满血气的老者,此人全身肌肉怒张,青筋如蛮龙蜿蜒曲折,清晰的浮现于皮肤之上。

    一双铜铃般的双眼扫视众人,竟无一人敢与之对视,楼乙抬头观察四周,见头顶之上,不知何时米粒大小的蛊虫,如同黑云一般悬浮在身体四周。

    它们统御了整片天空,想要从上方逃走,就会遭到这些可怕蛊虫的袭击,虎痴晃了晃被震痛的右手臂,碎心化作一道光缩小成了护掌的模样。

    他抬头瞪向那血气老者,嚷道,“臭老头,你瞅啥?!!”

    这一开腔,像是激怒了对方一般,只见他那双眼瞳,一下子锁定了虎痴,周身的血气瞬间压了过去,然而虎痴也毫不示弱,周身气息凝聚成虎,两者隔着光罩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而后两人瞬间被自己的气息撞飞了出去。

    然而这光幕似乎谁的面子也不给,而且两人的气,似乎都无法穿透过他,这引起了楼乙的注意,也即是说这东西不是结界也不是禁止,更不像是阵法。

    它不同于常识中所熟知的一切,而是属于南疆的,特有的一种防护手段,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触碰在护罩之上,一股反作用力从指尖传递回来。

    他眉头一挑,想到了自己的青花万境,虽不同但效果近似,只是这个光幕看起来更像是敌我不分的存在,因为它连自己人的攻击都挡在了外面,这就使的它的实用性大打折扣。

    然而它似乎能够百分百的反射任何攻击,这又使得它拥有了非常强大的防御性,只是不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术,只有了解它,才有可能破除掉它。

    不过显然现在他没有这个时间,而对方也不会给他这个时间,四面八方很快就被围了起来,可以用水泄不通来形容,最前方的赫然都是巫奴,它们悍不畏死。

    而在它们更远处的位置,那是属于羌巫的范围,他们手持整齐的苗刀,眼神中带着视死如归……

    而在更远一些的地方,伫立着一个个身高超过丈许的血色巨人,那是血巫一族禁术,他们这不足四百人的队伍,如今被数以十倍甚至百倍的敌人包围着。

    恰在此时,光幕的对面,一群人簇拥着一位女子而来,楼乙的眼睛瞬间凝聚起来,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想要让他前往南疆的巫阿朵。

    在她身边站着的是当初在百屠城施展月祭之力时的另外一位女子蛊阿妮,此刻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楼乙死死的盯着她手指之上的一只金色虫子,那致命的威胁感,就来源于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