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剑中影 > 第775章 爱人非人

《剑中影》 第775章 爱人非人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左边的大汉没能拔出兵器,似乎自己也很意外,于是便用双腿夹住剑鞘,双手握住剑柄全力拔剑,却一时间还是没能拔出。

    “呵呵!连剑都拔不出来,看来你今天死定了!”左边大汉拔不出剑,立马引来右边大汉的嘲讽。

    “谁死还不一定呢!老子归隐山野,六十年没有出过剑了!一时拔不出剑,也很正常。”左边大汉不服道。

    第五行和芝芝闻声一看,只见这左边大汉最多不过四十岁,却说自己六十年没有出剑了,看来当真又是一个疯子。

    “走了!没什么好看。”第五行看出其中奥妙,于是立马失了兴趣。

    “不行,我要看看,他们究竟谁得了美人?”然而,对这种三教九流的玩意儿,越是稀奇古怪,芝芝却越是更加喜欢,自然是不愿离开的。

    芝芝不走,第五行也只能留下来继续陪她看。

    “咯吱”一声破响,左边大汉的宝剑终于拔了出来。原本宝剑出鞘之声,应该十分清脆响亮才对,可是这大汉的宝剑出鞘,声音却似枯木出土一般生涩。第五行这时也有几分好奇,抬头一看,顿时又惊得呆了。只见这人拔出来的宝剑,却哪里是宝剑,而根本就是一根完全被锈渍包裹住的铁棍,并且丝毫看不到一点宝剑的晶莹光泽,因为锈渍已经完完全全将那剑身腐蚀。

    第五行甚至觉得,这柄宝剑别说用来比武,就是稍微用力挥舞一下,都极有可能立马折断。

    “呵呵!你的剑,已经锈了,杀不得人了!”右边的大汉方道。

    “可以杀你就行。”左边大汉回答。

    “还是看我的吧!”右边大汉说着,只轻轻一拔,便将宝剑拔了出来。

    只是,第五行立马揉了揉眼睛,似乎觉得是自己看错了。于是他再定眼一看,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右边大汉拔出来的“宝剑”,根本不是宝剑,而就只是一个剑柄,连半寸剑身都没有。

    “好剑!动手吧!”左边大汉却不以为然,似乎只有他看到了对方的剑身一样,竟还不由得用欣羡的口吻赞道。

    两人于是不废话,直接猛冲上去,待要接招之时,突然又停了下来。

    右边的大汉,“呼”地先给左边大汉一拳。左边的大汉竟然不躲,就一动不动站在哪里,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嘴里顿时被打出了血来。

    右边大汉打了第一拳之后,竟然也不继续打,却同样站在原地,又等左边的大汉,“呼”地给他招呼了一拳。

    “不会吧!这么无聊。”就连原本十分期待的芝芝,也立马失望道。

    原来这个擂台,当真就是用来这样“文斗”的?

    只是第五行和芝芝虽然觉得无趣,但是在场的其他人,却都看得津津有味,好像这样一人一拳的你来我往,便是他们见过最精通的决斗了。

    两人互打的三十拳,左边的大汉突然支持不住,终于先倒下了。

    “切,无聊!”芝芝大失所望。

    不过,芝芝还是想看看,那人的妻子,究竟长什么模样。

    这时,胜利的那名大汉,也已经是鼻青脸肿,只慢吞吞下来,却将台下栓着的那头猪,解开绳子牵走了。

    “咦!他妻子呢?怎地不见人?”芝芝真想看看,那个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竟会惹得两名大汉“一怒为红颜”,比武决斗。

    “他牵着的,不就是他妻子么?”旁边一人顺口回答。

    “猪啊!”第五行和芝芝闻声,顿时都异口同声惊呼道。

    他们原本以为,两人争夺的妻子,会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却哪里能想到,竟然就是台上栓着的那头猪?

    芝芝闻言,甚至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只觉心中有些不适,第一个掉头往酒馆跑去。

    “叫你别看,你非要看。”第五行却不由得乐了。

    “我怎么会想到,他们的妻子,会是头猪!”芝芝越想心里也不爽,只得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古怪酒馆。

    “二位客官,回来啊!”胖子见二人回来,于是笑脸相迎道。

    “给我弄些甜点,一坛好酒,本姑娘要漱口。”芝芝大声说道。

    可是一想到酒,竟然又更加不爽,只得又说道:“酒就不要了,随便烧个清汤吧!不要太古怪就行。”

    “行勒!小的明白。”胖子于是吆喝着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甜点和热汤终于上来,因为芝芝事先有叮嘱,故而这些上的东西,的确没有白天那么奇怪了。汤是一个青菜豆腐汤,甜点虽然看起来黑得如木炭一样,但是却很好吃。芝芝吃了两口,又喝了点汤,顿时心里清爽多了。可是,一想到那人的妻子是头猪,她还是有些别扭。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芝芝问。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第五行却很淡定,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

    正说着,店门外走进来一人,手里牵着一只猪,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看来受伤不轻,正是刚才比武获胜的大汉。

    “客官,你回来啦!”胖子立马上去相迎道。

    原来,这人竟然也住在古怪客栈。

    “将它栓好,一毛不拔来一只,再来坛臭水沟。”大汉显然有些累了,说着便将手中牵的小猪交给了胖子。

    胖子牵着猪,并不往客房里带,而是牵到马厩去了。

    又过片刻,大汉要的东西上来,一毛不拔,竟是一只鸡,当真就是一毛不拔,只是杀了后蒸熟,然后就连毛和鸡一起端了上来。吃鸡的人,还要自己边吃边拔毛,所以才叫一毛不拔,这道菜也是闻所未闻。

    大汉边吃鸡边拔毛,也是吃得十分入神,似乎这一毛不拔味道还极好一样。

    第五行和芝芝正想回房间休息,却突然被大汉一句话吸引住了。

    “胖子,马大爷什么回来?”大汉突然问道。

    第五行和芝芝一听马大爷,都立马来了精神,因为他们刚好也是要找这马大爷。

    “应该就是明后天吧!”胖子回答。

    大汉一听怒了,突然抓住胖子衣襟大吼道:“究竟是明天还是后天,老子已经等了两个月啦!你总说明后天,这都多少个明后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