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系统之我非良人 > 第751章求个善终

《系统之我非良人》 第751章求个善终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所有人都被基地里的新消息炸了个舒爽。

    沈胜贤向李再贤递交辞职信,辞去次长职位,并且收拾行囊拖家带口的决定离开109基地,而负责护送他们的就是那支雇佣兵组成的运输队。

    话说早饭都没吃就接到这么一封辞职信的李再贤整个人都缥缈了,直至沈胜贤离开都没清醒过来,眼睛焦距对不准的望着窗外喃喃道:“他办到了?他居然办到了?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另一方。

    雇佣兵大楼里。

    六个老a闹成一团,陆良人抱着那个被夜霾从外面捡回来的小崽子乖巧坐在一旁看他们嬉笑打闹。

    玩了好一会儿,朴灿列才举手求饶:“好了好了,今天我请客,上虹洞不醉不归。”

    敲到竹杠的几人总算放过他,大家又回到沙发旁坐定。

    冰臼把手放在火上烤,要说他是冰系异能者本应不怕冷,但是近年来却越来越受不住冬季的严寒,大家看在眼里,嘴上虽然没说,却心里知道冰臼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再不好好养养还不知道能撑几年。

    把手烘暖之后,冰臼低声问:“真放过沈胜贤?”

    沈胜贤是小人,小人容易反复无常,负责护送他的又是自己人,那么只要出了基地在外野下手……

    “现在整个基地的眼睛肯定都盯在他身上,还是安安稳稳的给送到目的地吧。”朴灿列对伙伴们解释道:“虽然杀了也有杀了的好处,干净利落没有后患,而且还解气。但留下的好处更大,须知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了,有些兵匪作风要隐藏起来。真要在那些人面前站稳脚跟首先就是要立言立信,只有言而有信人家才能真正的放心合作。”说着又看了陆良人一眼:“妮儿,就是委屈你了。”

    陆良人微笑摇头,沈胜贤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的仇也算报了,而且依她的性子本身也不喜欢打打杀杀。

    冰臼想了一阵,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改变那些自然人对我们的固有印象确实比解气重要。但我觉得你还是冲动了一点,如果安子皓和藤原九音跑出来给沈胜贤站台,我们可就输了,还是应该等一等,在他们走了之后再行动。”

    安子皓不会插手上咱们这点小事……朴灿列摇摇头,知道还是眼界问题,冰臼的思想还和曾经的他一样,始终觉得人盟会站在自然人一方压制生化人成长,却不明白人盟真正维护的是整个人类的利益。

    “和之前一样,军火的销售和食材的销售由沈京浩负责,至于制造方面……”朴灿列低头思忖,他手上唯二得用的管理型人才就是李哲圣和沈京浩两个,李哲圣由于某些原因现在最好是化明为暗,离他手上的那些生意越不搭杆越好,沈京浩则不可尽信,给他食材和军火这两大块暴利市场已是极限,再放权下去只怕尾大不掉。

    雇佣兵这边炎魔和夜霾可信,但是一个上虹洞就差不多把他们两个人的精力耗光,更别说炎魔要监管运输那一块,夜霾还要分心关注实验室,越发抽不开身,如此一来,兵工厂居然没有一个可用的人去管理。

    朴灿列思及此处,摇头道:“虽说突破了沈胜贤的桎梏是好事,但是人手缺乏的弊端也越发明显,我们需要马上招兵买马扩大班底,想要走向更广阔的天地,不能只靠咱们这点人。”

    炎魔直接道;“不是还有冰臼大哥和壶穴大哥吗?他们两人还管不来一个兵工厂?”

    “啪”的一声,夜霾怒气冲冲一巴掌削在炎魔后脑勺上,换来后者一声痛嚎。

    冰臼淡淡道:“行了,我和壶穴都年纪大了,再说身体也不好,还是在家休养的好,说不定还能跟狂蟒一样求个善终。”

    朴灿列尴尬道:“咳,大哥多虑了,等你们身体养好后,我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你们帮忙。”

    壶穴笑道:“行了,我们明白。反正就手底下那群小崽子们的整合训练我们多盯着点,不让他们翻天,外面事情还得你自己拿主意。”

    冰臼颔首:“这也是我的意思。”

    听到这话,朴灿列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冰臼,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叹了口气带着陆良人告辞离去。

    很快的夜霾和炎魔也走了,屋内只留下冰臼和壶穴两个人,气氛有些凝重。

    自从炎魔说了那句话开始,冰臼的脸色就不是很好,说话时神情严肃,用词也更加锋利直接,一句“求个善终”险些让朴灿列下不来台,完全没有了他平日那种豪爽大方。

    过了很久,壶穴才低声开口:“不要被炎魔的话引起什么不快。”

    冰臼微微一笑:“我知道。”

    壶穴又顿了顿,低声说:“后悔了?”

    冰臼笑着摇摇头,没有回答,只是说:“一辈子的梦想,就在眼前,现在我只希望能活着看见那天。”

    壶穴也不再多谈刚才那事,忽然道:“这两天蓝湖那边几次来找我。”

    冰臼郑重道:“我说过,一辈子的梦想就在眼前,为了这个梦想我连自己都可以舍弃,他又算个什么东西。”

    ……

    “崔恩敬?”朴灿列惊讶挑眉。

    “是啊,夜霾对实验室的事情一窍不通,你安排她去虽然有制约苏承志的考量,但苏承志如果在背后做些什么事情夜霾还是察觉不到,倒不如收拢崔恩敬,他本身就是实验室的人,对里面的弯弯道道肯定比夜霾懂得多。”陆良人拉下抓住自己头发的小崽子的手,一把抽出朴灿列后腰上的枪塞他手里当玩具,拯救完自己头发后才又继续往下说:“而且你把夜霾和苏承志凑到一起,难道就不怕炎魔有意见吗?”

    “这……”朴灿列搓搓下巴,不得不说女人的想法和男人的想法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之前他就没有考虑过夜霾和炎魔之间感情上的事,但是现在被陆良人一点拨,也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对不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