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惹霍成婚 > 第934章我不走,等我

《惹霍成婚》 第934章我不走,等我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纪微染错愕,紧接着而来的是尴尬和慌乱。

    “你……”

    “别动,我给你揉一揉。”

    身体被他紧抱在怀里,话音落下的下一秒,他的手抚上了她的小腹,轻轻的,温柔的又小心翼翼的按摩着。

    明明还隔着衣服,可他的手贴上来的那一瞬间,纪微染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僵住了。

    “重不重?”

    男人的声音接着响起。

    说话间,他的温热气息喷薄在她脖颈和侧脸上。

    痒,也热。

    纪微染一动不动,除了不停微颤的睫毛。

    久久没听到她的回答,厉佑霖眉头更紧了,再开口,他的话里带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微颤和难受:“很疼?”

    纪微染恍然回神。

    “放我……”

    那儿忽然涌出一阵强烈的温热,只一秒,纪微染身体僵得更厉害了,无意识的,她攥住了男人的衣服,且越来越用力。

    而她的脸,也染上了一丝红晕。

    “放我下来,我……”她尴尬不已,试图想要从他腿上下去,“我……”

    厉佑霖自然不会让她动:“乖,别动,我听说生理期的时候不能着凉,否则对身体不好,你身上有点凉,让我抱着,这样就不会冷了,乖。”

    他一边说着,一边收紧了她的腰,一下子,两人紧密相贴,尤嫌不够,他又垂首,将下巴搁在了她肩膀上,他的另一只手则始终不轻不重的揉着的小腹。

    纪微染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

    只因……

    温热一阵阵的涌出。

    她几乎可以想象自己的裤子已经印出了血迹,尽管身上穿着大衣,但照现在这个趋势,说不定就会弄到他的身上。

    那……

    “厉佑霖……”僵着身子,她一动不敢动,尴尬侵袭,她闭了闭眼,最终红着脸小声说道,“会……弄到你身上的,你懂么?放……”

    “没关系。”

    “厉佑霖!”

    一枚轻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吻落在了她侧脸上,紧接着,男人的声音响起,说不出的温柔缱绻,好似从深海深处而来——

    “没关系,只要你在身边,怎么样都没关系。染染,我想这样抱着你陪着你,可能……能分散一点注意力让你不那么疼。”

    一字一句,钻入纪微染耳中的同时,仿佛也刻在了她心上,怎么也无法抹灭。

    她怎么听不出来,他不止是在说弄脏这个话题,而是借着这话再一次表明他的态度。

    他掌心的温度透过单薄的毛衣传到她的肌肤上。

    很暖。

    渐渐的,纪微染僵硬的身体仿佛隐约有了放松的趋势,恍惚之际,她无意识的松开了攥着他衣服的手。

    到后来,她甚至都没察觉到自己对他的排斥在悄悄消散。

    背靠在他怀里,她闭上了眼,没有再动。

    小腹那还是很疼,但好像……也不是那么疼了。

    半小时后。

    两辆车一前一后到来。

    厉佑霖暂时把手从她衣服里拿出来,放柔了声音说道:“染染,醒一醒,车来了,我们换辆车,我抱你过去。”

    纪微染一直在强忍,此刻听到他的声音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点了点头。

    瞧着她没什么血色的脸,厉佑霖眼底的暗色更浓了。

    “忍一忍。”

    “……嗯。”

    “厉总,”司机一边撑伞一边打开车门,“您的车会有人处理拖回省城,我们现在是直接去省城吗?”

    下颚紧绷着,厉佑霖低眸看了怀里人一眼:“不,去镇上,找一家干净的酒店。”

    她疼成这样,他必须得带她看医生,但在看医生之前,先要把她身上处理一下。

    “好的,厉总。”

    “尽量开快点。”

    “是。”

    很快,车子启动,司机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小心提速。

    后座。

    厉佑霖看到纪微染将唇瓣咬到失去血色,除了焦躁心疼,毫无办法。

    “还很疼?”

    纪微染此时根本连坐也坐不住,她没有回答,也没力气回答,她只是努力的咬着唇,极力阻止自己发出声音。

    那模样……

    眼中悄无声息的染上猩红,不知怎么的,厉佑霖忽的就想到了游艇那晚,那时候……只会比现在更疼吧?

    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她的不愿原谅。

    “染染,忍一忍,我再给你揉揉。”酸涩侵入眼眶,他沙哑开口,右手重新覆上了她的小腹不轻不重的揉着。

    “再开快点。”他抬头对司机命令道。

    “是,厉总。”

    从车坏的地方到镇上其实不远了,最多还有十五分钟的路程,可对纪微染而言,除了难熬再无其他感觉。

    太疼了。

    从未有过的疼。

    到最后,她疼得仿佛都要失去意识了,只是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秒,她的脑海中突然就冒出了她被绑架的那一晚。

    好像……也是这样。

    越是没有意识,反而越疼,疼到每一秒都成了煎熬,疼到……她清楚感觉到自己是怎么心如死灰的,又是怎么……一点点的恨上了厉佑霖。

    他不在啊,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

    他……

    “染染?”

    恍惚间,纪微染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是……

    “染染?”厉佑霖忍住焦急,单手轻抚她的脸哄着,“到了,我抱你下去,等下我就到你去医院看看,再忍一忍,乖。”

    是他的声音。

    飘远的神思一点点的被拽回,纪微染睁开了眼。

    “……厉佑霖?”

    “嗯,我在,染染,我在这里。”捉过她的手轻轻吻了下,厉佑霖继续哄着,“继续睡一会儿,乖。”

    纪微染呼吸微滞。

    这一刻,她忽然有种空荡的心口被终于填满的感觉。

    原来……

    他在啊。

    无意识的,她的手指攥住了他的衣服。

    厉佑霖只当她又疼了,于是再一次放柔了声音:“这就到了,乖。”

    司机替他开了门。

    厉佑霖小心翼翼抱着她下车,又吩咐司机把行李拿下来。

    这个镇上并没有酒店,司机找到的已经是全镇最干净的旅馆了,但这个时候,容不得他挑剔。

    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他问:“染染,行李箱里有卫生棉么?”

    纪微染费力睁开了眼。

    她摇头。

    厉佑霖想了想,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我看到附近就有超市,你等一等,我这就去买,很快就回来。”

    他说着就要走。

    衣角在下一秒忽的被拉住。

    “染染?”

    纪微染微眯着眼望着他,心底莫名有种冲动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她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

    她没说话。

    四目相对,心念微动,厉佑霖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俯身,他温柔吻上了她的眉眼,继而是蠢:“我不走,就去买东西,很快就回来,乖,等我,很快的,嗯?”

    哄了片刻,他才离开房间。

    “厉总,”等在楼下的司机一见厉佑霖下来,连忙迎了上去,“是要去哪吗?”

    “暂时不用,在这等着,有事我会叫你。”

    闻言,司机点头:“好的,您有事只管吩咐,”顿了顿,瞥见他的脸色,他担心的问,“厉总,您是不舒服吗?我看您脸色不太好。”

    事实上在路上接到他的时候,他就发现了。

    “没事,等着。”

    “……是。”

    厉佑霖疾步走出旅馆。

    门开,寒风吹来。

    按了下额头,强压下这两天就有的不适,他抿着唇加快步伐。

    超市就在不远处。

    视线扫了下,他直奔日用品处。

    但很快,他为难了。

    琳琅满目,花花绿绿的,都是……卫生棉。

    该买什么样的?

    盯着架子上一排的卫生棉,厉佑霖微皱着眉,莫名有些头疼,就连心跳,也隐约有些快了起来,偏偏旁边还有路过的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喉结上下滚动,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半分钟后。

    购物篮里放满了大大小小各种牌子的卫生棉。

    厉佑霖扫了眼,脑中想到她疼到受不了的模样,愈发焦躁心疼,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拨通穆乔的电话,想问问她女人生理期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止疼。

    只是没想到,才响了一下,就被毫不留情的挂断了。

    再打,再被挂。

    厉佑霖:“……”

    火急火燎之际,他想到了霍清随,于是急忙打过去。

    “红糖水?”满心烦躁,厉佑霖胸口闷闷的,“有用么?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能吃药么?你不知道,她疼的……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不敢浪费时间,他又急匆匆的去找红糖。

    没想到越是急,他越是找不到。

    没多久,他的脸就沉了下去。

    “帅哥,你是不是在找红糖?给。”

    一袋红糖突然出现在视线中。

    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厉佑霖哑声道谢:“谢谢。”

    他接过就要走。

    “是女朋友生理期么?”小姑娘害羞的打量他,脸上划过一抹红晕,“如果实在很疼的话,可以去看我们镇上的一位中医奶奶哦,她医术很好的,不少县城的人特意来找她看的呢,省城的也好多的。”

    厉佑霖一心想着纪微染,原本听到搭讪很不耐烦,但在听到后面的话后,他当即停下脚步,眼睛也亮了些。

    他猛地转身,声音极绷极哑:“真的?有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