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最强天赋树 > 第960章 狂勇机杀阵

《最强天赋树》 第960章 狂勇机杀阵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却见武丰一脸孤傲道:“切~以老夫的实力,还用得着他俩保护?”

    “呃,那还带保镖干嘛?”风浩疑惑不解道。

    武丰哼哼着解释道:“带他俩过来主要是为了保护老鲁,顺便打打下手什么的。”

    “原来如此。”风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转而好奇询问道:“对了,您的实力很强吗?现在是什么境界?”

    “那是当然,老夫虽然精通阵法和战舰机械,但并非文职军人。”武丰得意一笑,然后便吧啦吧啦讲起了当年的光辉事迹……

    风浩哭笑不得的听了半天,满头黑线道:“您还是直接告诉我您的境界吧,这样更直观一些。”

    武丰意犹未尽的停下讲述,不爽哼哼道:“荡气境。”

    “乖乖,这么厉害?”风浩倒吸一口冷气,不由仔细打量武丰几眼,没想到这个暴躁老头竟然是位【荡气境】的魔师。

    “一般一般,也就单人剿灭过一支魔物军团而已。”武丰老爷子自顾自装逼道。

    “单人剿灭一支魔物军队?这也太猛了吧?”风浩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惊疑着追问道:“话说您应该至少有三种道吧?”

    “那是自然。”武丰暗自得意道:“老夫共有狂勇机杀阵五枚道果!”

    “啥?”风浩一脸懵逼,完全没听懂。

    武丰哑然解释道:“就是狂道、勇道、机械道、杀道、阵道五种道。”

    “我勒个去,同时修炼五种道,您不累吗?”风浩不可思议道。

    “累倒是谈不上,老夫不是那种为了实力盲目悟道的人,除了机械道和阵道两个是因为兴趣爱好以外,其他三道都是域外征战中自然领悟的。”武丰老爷子抿嘴淡笑。

    风浩凝眉不解:“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武丰老爷子心情不错,耐心解释道:“贪得无厌,杂而不精懂吧?”

    风浩懵逼点头。

    “对悟道魔师来说,领悟的道越多,实力也就越强,可如果为了实力而去领悟一些不适合自己的道,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刚开始还好,可到了后面,这些不适合自己的道法精进会很慢,从而拖慢整体境界的提升。”

    “而老夫这种就不一样了,所有道法都是自然领悟,完全适合自己,悟道境界会平稳很多。”

    听到这里,风浩不禁意味深长的点点头,郑重感谢道:“多谢前辈指点。”

    “没什么,我看你小子也是有理想有抱负的人,顺便提点提点。”武丰调侃笑道:“不过话说回来,你那个未婚妻的位置实在有点儿遥远,光想想都替你头疼。”

    “……”风浩哭笑不得道:“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能不操心吗?那可是太虚掌教的弟子,想想都觉得刺激。”武丰兴致勃勃的调侃道:“我那孙儿武锐君你也认识,论天赋、论资质都好的没话说,可即便像他这么优秀,想勾搭掌教弟子,希望都渺茫的很。”

    风浩暗自无语的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可武丰却并没有打住的意思,意味深长的劝说道:“你觉得跟他比起来如何?连他都没希望的事情,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的好。”

    风浩听的直翻白眼,忍不住咧嘴反驳道:“这个……您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武丰老爷子没好气道。

    “您孙儿武锐君的确是个很优秀的青年才俊,各方个面都很优秀,但真要比起来,晚辈还是有信心虐他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风浩平静淡笑道。

    武丰懵逼间反应过来,表情古怪的瞪着风浩。

    武锐君可是他疼爱、最满意的孙子,从小到大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是当之无愧的天才,也是他一直以来出去跟人装逼的资本。

    可此时此刻,一个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家伙竟敢说他有把握击败自己的宝贝孙儿。

    这特么不是在开玩笑吗?自己那宝贝孙儿可是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天道学院毕业的天才,先不说其他,光是等级就甩风浩几条街好吗?

    “小子,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风浩笑而不语。

    “年轻人嘛~狂一点儿也没什么,但也要有自知之明。”武丰老爷子意味深长的教育道。

    闻言,风浩也懒得解释什么,爷爷维护孙子嘛~可以理解。

    没有哪个当爷爷的会觉得自己的宝贝孙子比别人差,特别是自己孙子本来就很争气的情况下。

    虽说他不是很清楚武锐君的具体实力,但信心还是有的,尤其是小白凝聚合体血脉之后,虐一个百级魔师绝对是简简单单的事情,除非他躲到天上不下来,或者把舰队给开过来。

    对此,风浩也懒得去证明什么,总不能跟武丰老爷子打一架吧?

    要知道,武丰老爷子可是【荡气境】高手,而又拥有五种道法,万一暴脾气上来,把他打残怎么办?

    再说了,他现在也没时间,他还得去东区忙碌自己的【魔毒抗体】亲民化事业。

    所以简单跟武丰客套几句,然后听他吹了几句武锐君有多优秀之后,便开着无人能挡的【蛮萨】告辞离去……

    风浩没办这事儿放在心上,可武丰老爷子却有些耿耿于怀。

    以至于风浩离开许久后,都还在纠结中暗自不爽。

    哼哼着回到临时研究所,鲁迪那边还在一门心思、专心致志的记录【封闭阵盘】的阵纹数据。

    见武丰回来时摆着一张臭脸,鲁迪不免好奇询问道:“老武,怎么了这是?出去透会儿气,怎么跟受了委屈一样?”

    “还不是风浩那小子?!”武丰老爷子哼哼着抱怨道。

    “小风又怎么惹你了?”鲁迪调笑问道。

    “老夫刚才好心提醒他放弃那个成为掌教弟子的未婚妻,然后拿锐君跟他做了做对比,你猜他说什么?”

    鲁迪好奇道:“他说什么?”

    “他竟然说我孙儿不如他,还说能把锐君虐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奶奶的,见过狂妄的,没见过这么狂妄的。”武丰气的久久不能平静道:“我孙儿是什么水准?他是什么水准?”

    鲁迪微微一愣,意味深长的蹙眉说道:“这话是有些狂妄,不过风浩这小家伙也的确有些实力,先前遇到他的时候,他才七十八级,青青那丫头一个照面就被他擒住了。”

    “是吗?”武丰诧异道:“倒是我小看他了,可即便如此,也不可能跟锐君比。”

    “这还不简单,拉过来打一架不就行了?”鲁迪调笑道:“反正锐君还在休假,闲着也是闲着,我也正准备让青青过来打下手,不如一并拉过来得了。”

    “好主意!”武丰眼前一亮道:“锐君这小兔崽子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辞去职务,去尖刀団,刚好拉过来好好教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