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兵王归来 > 第九百一十三章 终章(下)

《兵王归来》 第九百一十三章 终章(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雷东刚想到金九,门口另外一个卫兵就突然发难了,他突然左手一晃,一把匕首瞬间从身边一个卫兵的咽喉抹了过去,同时右手举起枪,对准黄炳南身边那个正准备对准金十一开枪射击的卫兵扣动了扳机。

    “砰!”枪声响,那个卫兵的额头瞬间窜出一股血箭。

    黄炳南五个卫兵,竟然在一眨眼之间死了三个,剩下两个一个是金十一,咽喉受伤,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另外一个在杀掉两个卫兵之后,枪口调转,又对金青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卫兵用的是手枪,弹夹中装了九颗子弹,竟然被他一股脑全部发射了出去。

    然而在如此情况之下,金青竟然如同鬼魅一样在小会议室内上蹿下跳,看似狼狈不堪,但却总能在卫兵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准确的判断出弹道走向,并以匪夷所思的身法躲避过去。

    九枪过后,金青竟然从局里金十一不足两米的地方骤然转身,连续躲避了九次射击,突进到距离这个不足三米的地方。

    只有最后一枪,因为距离太近了,金青躲避不及时,右臂中弹,瞬间血流如注。

    中弹之后的金青身子一震,没有继续往前扑,而是站在原地,脸上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喀嚓!”卫兵又扣动了一次扳机,却只听到撞针的空响。

    “你太心急了,如果你慢点开枪,一定能够打死我!”金青慢条斯理的撕下一条布条,用呀咬着捆绑在左臂中弹位置上方,说道:“没有枪,我只需要一只手就能轻而易举的捏死你!”

    “世界上竟然有你这样的怪物!”卫兵面无表情的丢下手枪,活动了一下手脚,冷冷的说道:“即便是死,我也要让你看到我国人民保卫伟大领袖的决心有多坚定!”

    “哦,你是金九?你居然有人皮+面具?”金青立刻就猜出来了。

    “新义州有我金爷在,即不容许任何人撒野!”枪手伸手在自己脸上用力一抓,一张人皮+面具被撕了下来,果然是胡须眉毛花白的金九。

    金十一口不能言,但也挣扎着把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

    “有鬼,有鬼啊!”女记者刚经历了一场枪战,现在又看到两个人竟然把脸皮给撕了下来,吓得快要晕过去了,一个劲的往桌子底下爬。

    而黄炳南也是面色苍白,颤抖着向后退却,靠在墙根站好,似乎面前发生的一切和他没关系似的。

    金青捆扎好了左臂,右手高高举起,五指收缩,发出一阵咔咔叭叭的声音。

    “金老头,我今天就让你看一看,你们的决心有多脆弱!”金青狞笑一声,右手猛的冲着金九的面门抓了过来。

    金九也是格斗行家,立刻左手上举,试图架开金青的攻击,同时右手握拳,击向金青的胸膛。

    反应迅速,处置得当,已经可以进入格斗课的教程了。

    然而他所面对的是金青,是一个曾经传授过雷东格斗技艺的狼牙,他还是低估了金青的力量和速度。

    金九的左臂刚举起不足半尺,金青的右手就落了下来。

    “砰”的一声,手臂和手臂相碰,谁的骨头硬+立刻就分出高低,金九的左臂瞬间就折断了。

    金青的右手继续下落,瞬间来到金九的面门,五指如钩,猛的抓了下去。

    “啊!”金九一声惨叫,他的左眼竟然被金青的一根手指头勾勒出来,身子因为剧痛猛地向后一扬。

    金青毫不迟疑,上前一步,右臂回旋,肘部击中金九的下颚。

    “砰!”金九踉跄两步摔倒在地,撞翻了一张椅子,吓得椅子后面的女记者哇哇大叫。

    一秒钟,一只手,金青果然不是吹牛,他的确能够轻而易举的杀死金九。

    金青笑了,蹲在金九身边,右手捏着金九的咽喉,说道:“可惜了,我本打算利用一下你的,没想到你这么不上道。呵呵,向你十几年来的伟大坚持致敬。只可惜你的坚持都是徒劳的,你的领袖看不到,也不需要。而且,你的领袖很快就会变成我的傀儡了!”

    “你休想!”金九自知必死无疑,双目喷射着愤怒的火焰,说道:“我们伟大的民族不是你这个混蛋恶魔可以了解的!”

    “那我就慢慢了解,总有了解的一天!”金青面带胜利的微笑,右手五指换换收缩。

    “啊!”女记者就在咫尺之间,眼看着金九双目翻白,舌头突出,吓得尖叫一声,抬起双手就要蒙住自己的眼睛。

    金青很喜欢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的强大,因此刻意减缓了杀死金九的速度,还得意的冲着女记者扫了一眼。

    然而下一秒,金青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大叫一声,猛的向后退却。

    女记者抬起双手,本来是打算捂住双眼,可是右手却在中途改变了方向,指尖一点亮光闪耀,瞬间在金青的右臂上划开了一道血口子。

    浅浅的一道口子,只能让对方疼,而不能对方失去行动能力。

    因此女记者出手之后立刻和金青脱离接触,身子从桌子下面钻了过去,举起一张椅子挡在身前。

    金青怒不可遏,跳上桌子冲向女记者:“你没有化妆,你是谁?”

    金青之所以始终没有把女记者放在眼里,最大的因素就是他看出女记者没有化妆,他本能的认为,此人应该只是个普通记者,不巧被卷入这场风暴而已。

    女记者眼看金青扑过来,猛的一推手中的椅子,又从桌子下钻到另外一面去,眨眨眼就笑道:“你猜啊,你不是很牛吗?”

    这一次是纯粹的中文,而且很流利。

    “你是阿勒颇黑寡妇!”金青一下子就明白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雷东,骇然道:“舍身饲虎之计,他……他不是你男人吗,你怎么忍心坚持到这一刻?”

    原来并非是自己抢得了先机,而是雷东设计的一个计谋。

    雷东一定很清楚,如果真要面对面战斗,他们两个之间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分出胜负的,因此竟然用了苦肉计,以自己受伤为诱饵,诱使自己放松警惕,好给苏小小创造刺杀的机会!

    可是,这个计划未免有些太复杂了吧,难道金十一和金九也是计划中的一环?

    苏小小吐了一下舌头:“什么黑寡妇,难听死了,我是阿勒颇女王好不好?”

    “放心,你很快就会变成寡妇了!”金青充满自信,再复杂的计划有什么用,你们现在就剩下一个女人了,能是我的对手吗?

    看苏小小刚才躲避的身法,估计连幼狼的级别都不够,自己完全可以在十秒钟之内结束战斗。

    因此金青狞笑一声,就要越过桌子扑向苏小小。

    可是突然之间,金青感觉头脑一阵晕眩,右臂像是灌了铅似的变得沉重无比起来。

    金青低头,顿时脸色大变。

    那个刚刚被苏小小划伤的地方,流出来的竟然不是鲜红的血,而是黑紫色的!

    “你用毒?”金青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因此怒喝一声,条上桌面,扑向苏小小。

    “我没听我老公的话给你用一号,而是用了二号,否则的话你现在已经死了!”苏小小知道金青毒药发作了,因此根本就不给金青接触自己的机会,继续利用桌椅来阻挡金青靠近。

    “老婆,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总是抱着一种游戏的心态,如何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狼牙?”一声叹息,靠在墙角奄奄一息的雷东竟然站了起来,还扭动了一下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脚,似乎一点伤都没有。

    在雷东站起来的那一瞬间,金青的攻击动作就停止了。

    自己就是在巅峰状态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够战胜雷东,更何况自己现在受了伤,不但浑身乏力,而且一只胳膊已经抬不起来了的时候。

    “你……这怎么可能?”金青目瞪口呆。

    金青对自己的功夫太自信了,他很清楚刚才是如何击中雷东的,那种感觉是那样真实,绝对没有隔着防弹背心之类的东西,可他怎么还能站起来呢?

    “七斤八两猪肉啊,总算没有浪费!”雷东知道金青心中的疑惑,因此解开上衣扣子,居然从两肋之间各自掏出一大块带皮猪五花肉来。看了看猪肉,上面竟然有好几处碎裂的地方,雷东苦笑一声道:“虽然挡住了大部分力量,可他妈的还是很疼!”

    苏小小却一撅嘴说道:“恶心死了,快丢掉,晚上用热水洗三遍,否则别想上床!”

    “你……你们!”金青看着这一对奇葩夫妻,脸上露出一股骇然的表情,突然转身向门口冲了过去,同时大声呼喊道:“来人,快来人啊!”

    “砰!”金青刚跑出去不到三米,枪声却响了起来,他的背心冒出一股血箭,无力的倒了下去。

    金青艰难的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拿着手枪向自己走过来的黄炳南,颤声问题:“你,怎么会是你?”

    “你以为我是个窝囊废,哪怕在最后关头也想不起向我求救,是吗?”距离还有三米,黄炳南的枪口瞄准了金青的眉心,冷笑道:“你一定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帮着这两个+中国特工吧?我这就告诉你,他们给我带来了恩敬小姐的消息!”

    “你难道不怕死吗?”金青在做最后的挣扎。

    “只要你活着,我就必死无疑,因此……”黄炳南冷笑一声,扣动了扳机。

    “将军!”一直到这个时候,那些被黄炳南严禁入内的士兵才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当他们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全部惊呆了。

    “慌张什么,这几个人是间谍,幸亏金爷和他的手下帮忙,否则老子就被他们打死了!”黄炳南威风凛凛的喝道:“通知六十八师,七十师的师长和副师长前来开会。还有,马上派车,把金爷和这两位记者同志送到医院去!”

    重新恢复了将军的威风,黄炳南有一种全局掌控的感觉,一道道命令发布出去。

    自始至终,黄炳南都没有再和雷东说一句话,只不过在雷东和苏小小随着士兵离开的时候,他默默地举起右手,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心中说道:“谢谢你们,来自中国的勇士!”

    七天后,当已经回到青龙乡的雷东得到消息,黄炳南被三代领袖授予次帅军衔的时候,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傻人傻福啊,我们几方势力你死我活,死伤几百个,胜利果实却被他一个人摘走了!”

    身边的苏小小眨眨眼就说道:“也不一定哦,有一枚最大的胜利果实被我摘走了!”

    “最大的胜利果实?”雷东疑惑的看着苏小小。

    突然,雷东发现苏小小的右手正在下意识的抚摸自己的肚皮,心中骤然一阵狂喜,抓住苏小小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你是说,你是说小雷东已经生根发芽了?”

    苏小小羞涩的点点头:“为了咱们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咱俩能不杀人了吗?”

    “不了,永远不了!”雷东冲出房间,来到乡政府会议室,抓过谭凯手中的话筒,冲着一群目瞪口呆的干部大声吼道:“青龙乡的父老乡亲们,现在我雷东宣布,金盆洗手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