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时光的谎 > 第八十八章 商议

《时光的谎》 第八十八章 商议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欢迎你!</br>?    他还没享受完,她突然说了一句:“这是奖励,你说以后会加倍对我好,现在,给风起喂饭这种光荣伟大的任务我就转交给你了。”

    她一副你不答应就是对我不好的样子,让时初不得不答应,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他继续给风起喂饭,其实,也没想象中的那么难,只不过不知道这个女人想到了什么,一直在那里偷笑。

    许诺差点都憋得咳了出来,真是有点养眼呢,请原谅她的少女心在泛滥。

    她没多待,又去给风起和吴兴泽送饭,吴兴泽的桌上全部都是警局里人送过来的资料,当然资料全部都是欧阳野在看,吴兴泽还没有醒过来。

    许诺调侃欧阳野有点太拼命了,应该等身体好了再说,欧阳野摇头,现在只有案子,才能让他快速转移注意力,现在,除了案子,他也想不到还能做其他的什么了。

    下午,吴兴泽醒了过来,恢复得还不错,晚上,五个人聚集在吴兴泽的病房里,打算把案子从头到尾理一遍。

    风起先开口说:“男人一米八左右,提前潜伏在我的房间,我一进去,一针就扎上了我的脖子,速度非常快,连受过专业训练的我都没反应过来,他下刀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痛,意识在挣扎,人就是醒不过来,没看清楚样貌。”

    时初接着说:“身高的确在一米八左右,用的瑞士军刀,手法非常专业,却故意乱划痕迹,我猜,是职业杀手,不过,雇佣职业杀手价格非常高,风起和我是多年的兄弟,他的事情我大多很熟,我暂时还想不到风起得罪了什么人。”

    “现在,从整个事件来看,抛开梅雅的案件,故意引走时初,你们遭遇车祸并被陷害,这一切都是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并且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一步步引诱我们按照他们的计划走,不过目的是什么?”

    许诺分析道,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一环接一环的设局,最后到底想要达成什么目的?

    “我想,应该还是把那两起凶杀案连接起来看,而大部分的原因,还是跟你们两个有关。”吴兴泽望着时初和许诺说道。

    “对,我同意吴队长的说法,每一起事件,提前给你们俩预告,很明显,他想要挑战你们俩个,结果你们俩个让他失望了,才有风起的事件,以便留下更多的线索让你们俩去追查,设计陷害我们俩个,是为了阻止我们慢点参与到这些案件之中。”

    如果再把时初失忆的事件联系上,就更加可以证明欧阳野说的推论了,他们最后的目的,是在失忆的时初和她身上,去验证至死不渝的爱情,或者,想把他们两个人从这个世界上除掉。

    “或许更简单一点,他们在提前宣告,我和时初将会同这些受害者一样。”许诺一说出自己的观点,时初就皱了眉。

    他猜想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上,不过,他和那女人也只打过几次交道,不算非常熟,但她对他表现出的好感却是洋溢不减,而且,她也有能力请到职业杀手,和高级心理师。

    但是,他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还只是猜测,并且现在还没有证据,要抓她,也要找个充足的理由和证据,不然,想抓她,还真的会有点麻烦。

    几个人商议了一会儿之后,就各自回了房间,许诺和时初也将就睡在了医院里。

    时初守在许诺的身边,以防出现其他的意外,毕竟他们两个现在可是人家的重点目标。

    许诺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睡觉了,有时初在身边,不一会儿,她就眯着了,迷迷糊糊中,好像听着时初在和谁打电话,有点吵。

    翻了个身,面对着窗户,眼前好像有些许闪光,自然而然就在想那是什么光,一瞬间,脑袋就突然清醒,他们被偷拍了,她扯了一下时初,就开始往楼下跑,去对面的旅馆,肯定能查到些什么的。

    许诺边跑边和时初解释原因,虽然想到会被人监视或被暗中观察,但是没想到那群人这么光明正大的挑衅。

    旅馆的人很多,但都在各自的房间里,走廊上的人很少,有不少房间里在放电视,声音不小,因此有点吵,许诺想着正对的那个房间号,但是前台的小姑娘说那个房间今天没订出去,并引领着他们去看。

    小姑娘给他们开了门,并走进房间帮他们把所有的灯打开了,然后又替他们关窗拉窗帘,很是细心和周到,许诺检查的时候,小姑娘站在旁边看着,问他们有什么问题,许诺说没什么事,大致的看了一下就出去了。

    没人,没设备,床上的东西都整理得好好的,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她又找了个理由,找小姑娘要监控录像,小姑娘显得很为难,说要找老板,许诺让她给老板打个电话,她给老板打过去之后说老板没接电话,这件事就暂时被搁置下来了。

    许诺和时初一起往外走,出来之后,时初问:“她明显在说谎,为什么不戳穿她?”

    “放长线,吊大鱼。”

    前台的小姑娘有点过于殷勤了,不得不让人怀疑,在加上她打的电话明明是个空号,怎么可能会有人接,现在可想而知,欧阳野和吴兴泽从接过她的手机那一刻,就已经有人从宾馆里监视了,敌不动我不动,但这种,最多也只算是小喽喽,肯定不是背后的主谋,何必又急着将这条线索砍掉呢。

    第二天,时初和风起一大早就出去了,在一所高档会所的房间口站定。

    包房里传出来了很重的酒气,时初闻着头痛,忍着脾气,让风起去敲门,风起还没敲门,里面的人带着一身酒气就出来了,手上还拿着大半瓶酒。

    时初看到了,二话没说,一拳就揍了过去,打得雷混子懵神,瞬间就酒醒了不少。

    他从地上爬起来,看清楚是来人之后,没想到不仅没生气,反而抱着风起哭了起来,时初觉得丢人,又看着满屋子的狼藉和酒瓶烟头,差点又想给雷混子一拳。

    风起推开了雷混子,并制止了时初的动作。

    “等把事情商量完了你往死里打,我都不拦着,现在,还是先换个房间商量事情吧。”

    说完之后,风起直接打了个电话,让人安排了另一个房间。

    一路上雷混子哭哭啼啼,风起也有点烦了,说:“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样子,不就是跑了个女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时之间,时初和雷混子都盯着风起望,风起不明所以,我说错了什么吗?

    “等你自己有了女人,你就知道,自己的女人跑了,是天大的事。”

    雷混子怼了风起一句,时初点点头,雷混子终于说了一句深得他心的人话。

    风起摸摸自己的脑袋,好吧,单身狗,不懂你们这些护妻狂魔。

    “我跟你说,红樱那叫一个噬骨销魂,有了第一次就还想第二次第三次,笑起来那叫一个甜,看着心里就跟灌了蜜一样,她是我尝过最好吃的女人。”

    “那你怎么还把她搞丢了?”

    雷混子咬着牙,有点义愤填膺,女人真的是不能宠,一宠就上天,可就这么一个喜欢的女人,不宠她宠谁。

    “她说她想要出来玩,我看她这几天表现特别好,就带她出来了,才半个小时,就跑得没影了,到处找都找不到。”

    时初憋了他一眼,骂了句活该,不过,长个记性也好,走之前,他都特意强调过,让他把红樱管好,红樱混在他们这一群人当中,多多少少都能学到点什么,骗过这混头小子,简直就是易如反掌了。

    “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追得再紧也没有用,好了,收起你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们谈正事,雷混子你先说。”

    雷混子虽然爱浪,但大多时候还是挺可靠的,不过能跟时初他们混在一起,也绝非一般的人物。

    雷混子把调查的资料拿出来,说:“在境外,有一支非常隐蔽的雇佣军团,人员数量不多,一百多号人,有着非常严格的军事化管理极训练,有很多人形容那支部队叫魔鬼窖,杀人不留痕,是他们这只军团的最大特点。雇佣费按照价格和心情定,比如,心情好时,杀一个人,也许只要几万美元,心情不好时,杀一个人可能就达到几百万美元了,但是一个月前,雇佣团突然被人洗劫了,一百号多号人,还剩下不到三十多人,他们接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杀掉许诺,赏金高达两百万美元,这是从未有过的价格,据传雇主就是国内的某个人,他们保密度高,雇主身份很难查到。”

    “被什么人洗劫的,能查到吗?通过什么方法洗劫的?”风气问。

    雷混子沉了一口气,缓缓说出来:“死神,是被死神洗劫的,说出来可能有点可笑,大部分人竟然是死在一把普通的警用手枪下,虽然其中有很多的小插曲,但你说这人得有多大的胆和自信,敢一个人独闯魔鬼窖。”

    “这么说,这几天给我下套的就是这么一群人了?”时初沉着脸色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