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女总裁的终极兵王 > 第383章 破阵 六

《女总裁的终极兵王》 第383章 破阵 六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第383章破阵六

    而且,陈朗还特意去了一趟监狱。

    询问了郑彪之后得知,他那天晚上感觉非常的燥热,虽然跟以前醉酒的状态基本上一样,但那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浑身滚烫,心里不由自主的一直想女人。

    还有最关键的一件事,那就是那天晚上郑彪在客厅里施暴,而那个拉着陪酒公主进卧室的徐德伟。

    却在卧室里什么也没有做。

    在证据资料库里,陈朗翻阅了那天的档案,根据那个女人的口供,徐德伟把他强硬的拉入卧室之后,并没有做那件事情,而是随便摸了摸之后,便倒头睡在了床上。

    那个女人并没有被强迫,甚至身上都没有任何伤痕,也就是说,她被徐德伟‘强硬’的拉入卧室,极有可能是在演戏。

    既然徐德伟没有对她施暴,那么她为什么不出来组织郑彪呢?

    种种迹象表明,那天的事情就是一个圈套。

    从郑彪踏入那家川菜馆开始,这个圈套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也可能这个圈套的计划,针对的不只是郑彪,还有陈朗。

    只不过当时的陈朗年龄还小,一来呢是不懂的男女之事,就算被下了药,也根本不会往那方面去想。

    二来呢,则是陈朗恰巧中午就已经喝了不少酒。

    有过宿醉经验的人都知道,在这种状态下连喝两场酒,别说是找女人了,不直接醉的不省人事就已经很不错了。

    再加上是陈朗及时报的警,所以最后得以判刑的只有郑彪自己。

    陈朗想过翻案,但无奈时间过去的太久了,而且当时的这件案子,无论是人证还是物证都齐全,甚至在警察到达现场之后,都是把郑彪从那个女孩身上硬拽下来控制住的。

    没有任何翻案的可能。

    这是一个几近完美的圈套,之所以说是几近完美,则是因为陈朗并没有中招。

    这个圈套是谁布置的,并不难猜出,因为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最大的受益者便是易家。

    易天行。

    郑家的集团公司倒闭了之后,其中有一大半都被易天行收入口袋,如果说针对郑彪的这个圈套跟易天行没有什么关系,估计就算是三岁小孩都不相信。

    因为如果这件事情不是易天行做的,那么在郑家倒闭之后,那些公司集团的生意会被各大势力分食,根本不可能被易天行独占。

    除非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整件事情都是易天行一手操控的,他早在郑家这栋高楼大厦轰塌之前,便已经做好了完全的接手准备。

    “把这些事情重演一遍,有什么意义呢?”画面中,在法庭之上郑彪被当庭宣判后,两个警察押着离开了法庭。

    被‘强迫’坐在观众席上的陈朗,有些不明白这迷阵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件事情说起来的确算是陈朗心中的一个遗憾,也可以说是一件很屈辱的事情。

    遗憾于,在知道了真相之后不能还郑彪一个清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郑彪在监狱里服刑。

    屈辱于,陈朗当年岁数太小,什么都不懂,事发当时脑子嗡嗡乱响,没有看穿布局者的阴谋。

    被人当做棋盘上的一颗棋子随意操控、拿起和丢弃,这种感觉尤其是在你很久以后看穿了整个阴谋却又无能为力做任何事情时,屈辱感和挫败感尤为强烈。

    虽然陈朗并没有像郑彪一样深入圈套之中,既没有做什么无法挽回的错事,也没有被判刑,但陈朗却依然算是被波及到了,因此而被爷爷扔进了监狱。

    在陈朗的猜测中,易天行的圈套应该是一箭双雕的。

    他盯上了郑彪身后郑家的财力,同时也盯上了陈朗身后陈家的势力。

    郑彪入狱,郑家因此而名声一落千丈至生意受损,易家可以趁机大赚特赚。

    陈朗入狱,如果陈家托关系找人帮陈朗开脱,那么此事就会成为易天行威胁陈老爷子的把柄。

    一边,可以将郑家的财力收入囊中,另一边,还可以借势将陈家纳入易家的阵营。

    ……

    所以陈朗有些想不明白,迷阵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重演一遍。基于刚才的经历,迷阵要么是激发人们内心深处的恐惧,要么便是将人们心中各色各样的欲望无限扩大化。

    否则很难将人困在幻境之中。

    可是迷阵将这件事情在陈朗面前重演一遍,因为郑彪的这件事情对陈朗的影响很大,所以陈朗时时刻刻都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眼前的这是幻境。

    既然知道是幻境,就自然不可能深陷其中。

    “这么大费周折,总不可能是为了让我看一场免费电影吧,而且还是看过一遍的电影。”陈朗冷哼了一声,伸手没入口袋,却突然想起兜里的香烟早就已经抽完了,刚准备从玉佛第一层空间里再拿一包时,却忽然感觉到手上多了一包香烟。

    拿起一看,竟然还是陈朗最喜欢抽的牌子。

    “这迷阵不错,很有眼力见啊……”陈朗倒是没有犹豫,直接抽出一根点上。

    就在陈朗叼着香烟吸入第一口烟云时,眼前的画面徒然一转。

    陈朗看到了八年前的一幕。

    自己孤零零一个人,抱着行礼站在院内,听着陈家的其他人指责、谩骂、嘲讽和驱逐的声音而瑟瑟发抖。

    “一直以来我记得那会儿没有哭,原来还是哭了啊,真是没出息。”看着这即熟悉又陌生的一幕,陈朗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脸上虽然是无所谓的表情,但眼中却多了几分冰冷。

    画风一转,陈朗看到了易天行,一个趾高气昂、嚣张无比的易天行,他带着人冲进了陈家,一脚踹开了陈家的大门。

    将能够砸烂的东西全部砸烂。

    将能够砸断的东西全部砸断。

    砸不烂、砸不断的,就浇上汽油直接放火烧。

    “就这样?”陈朗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一丝怒火压了下去,他知道迷阵这样做就是为了激怒自己,一旦自己动怒,迷阵有一万个办法将他心中的杀意勾起来。

    很快,偌大的一个陈家便成为了废墟,成为了一片焦土。

    画面再次一转,陈朗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唐城、艾瑞和陈苏,她们被绳子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

    而旁边,则是一张大床。

    床上是易天行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陈朗记得很清楚,她曾经是陈朗的战友,四年前再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落入了敌人的手中。

    为了羞辱陈朗等人,他们将羞辱她的全过程录了下来,并且发给了陈朗。

    最后陈朗虽然捣毁了敌人的大本营,但她却已经死了,是咬舌自尽的,从她尸体上的斑驳痕迹可以看出,她在临死前受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凌辱。

    看到这一幕,陈朗的呼吸加重了许多,眼中更是不由自主的充满了血丝。

    然而,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易天行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抽在了那个女人身上,然后似乎觉得这样打不解气,站起身抽出腰上的皮带,改用皮带抽。

    随着陈朗眼中的血丝逐渐加重,易天行的暴行也越来越残忍,他扒光了那个女人身上的衣服,然后打了个响指。

    随后便看到十几个没穿衣服的猥琐男走进了屋,他们脸上挂着淫.贱的笑容,迫不及待的走到了屋内女人的身边。

    而易天行,则站在旁边一脸笑意的望向陈朗,双手抱在胸前,脸上的微笑写满了嘲讽二字。

    “杀了他,杀了他……”

    “八年前,他布下圈套让郑彪进了监狱,而你也因此失去了伺候你爷爷的机会……”

    “杀了他,杀了他啊……”

    “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你的女人受辱,看着你曾经的战友再次承受一边凌辱吗?难道你要……”

    陈朗的耳边响起了一道声音,随着陈朗的眼中布满了血丝,这声音慢慢的变得沉重,听起来就像是恶魔在耳边低语……

    这声音停顿了几秒,随后加重了语气:“他们这般践踏你的尊严,侮辱你的女人,凌辱你曾经的战友,你难道不想杀了他们吗!你是元婴期的修士,你比普通人要强大无数倍,难道你连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吗?”

    “那你!修炼!还有!什么用!”

    这句话结束,陈朗的耳边响起了一阵阵战鼓声,从刚开始的零星几下,一直到最后的震耳欲聋。

    陈朗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那把锈迹斑斑的铁剑,不知何时体内的元力已经被全部调动了起来,更是不知何时双腿已经向前迈出了数步。

    更是不知何时,陈朗已经走到了易天行的面前!

    “杀!”

    双目通红的陈朗,怒吼出声的同时,手中的长剑高举过头顶,无数道强烈的罡风席卷而起,一道道驳杂混乱的元力自剑身冲撞在一起,发出一阵阵宛如同电击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举剑!

    落剑!

    看着易天行脸上的恐惧,陈朗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血红。

    那是嗜好杀戮的喜悦和兴奋。

    同样,那也是失去理智的前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