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 番外三:兄弟(5)

《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番外三:兄弟(5)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日历一页一页翻去,骁骑堂太子“青龙”的名声渐渐在城寨内打响。他有着与他年龄不符的老成稳重,对前辈恭敬,对小辈谦和,不动妇孺,不欺老弱,但杀伐决断,且有仇必报。道上人都说他与他父亲郝威如出一辙——郝威讲仁义,在道上出名的“三不做”:拐卖妇女不做,贩卖‘白面’不做,杀人不做——但又比他父亲更懂变通,手更狠。起码他敢杀人,并且善于杀人。

    他手下头号疯狗阿应,江湖人称“老鹰”,心黑手狠,且喜怒无常。幸亏是在他手下受他约束,否则不知要成为怎样一条混世恶雕。

    他家里养的两只小崽子,能吃能喝,能跑能跳,在他的照料下像吹气球一般快速长大,像是将从前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里缺乏的营养一口气补了回来。四年时间,小满出落得亭亭玉立,清雅动人,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了。而六一蹿高了个子,生出了喉结,跨过了变声期,学会了自己刮胡子,瞧上去也是个初具模样的小靓仔了。

    他们俩姐弟都不爱读书。六一是直截了当地痛恨,天天与家庭教师斗智斗勇,鸡飞蛋打地翻墙逃课。小满是逆来顺受地苦读,手指都写出了茧子,趁老师上厕所的间隙趴在本子上打瞌睡,照样学得一塌糊涂。

    青龙不忍心再折磨她,也不忍心看六一再折磨老师。他们郝家本来就不是什么书香门第,连他自己也不识几箩筐字——不过起码能算账记账,比他老爹要好。他按照两个孩子的兴趣给他们安排了武术课与声乐课,其他的时候就由着他们去了。

    不用读书,小满倒还乖巧,喜欢研究厨艺,插一插花,做一做女红;而六一就跟脱缰的野狗一般满城寨乱蹿,打架斗殴无一不精,逗猫惹狗无事生非,愈发练得身长腿长,腰腹上的小肌肉一块一块地砌了起来。夜里睡觉,他将两条长腿蹬出折叠床外,睡得四仰八叉。青龙一边看账本一边偷瞄他,心里觉得可怜又好笑,但是家里就这么几间房,摆不下第二张大床,也实在没有多余的房间给六一单独睡了。

    青龙也没有多余的钱再去买栋大房子,因为骁骑堂的账面并没有随着社团的壮大与人数的增长而更加光彩亮丽。郝威的“三不做”等于是放弃了蛟龙城寨中最赚钱的两门生意——白面及鸡窦。当时的蛟龙城寨,是亚洲最大的白面集散地,也有不少灯红酒绿的红灯区。加上帮中没有“掌柜”,郝威毫无理财观念,父子俩对手足弟兄又十分大方,钱进钱出,一年到头,账面上都没有多少盈余。

    这一天临近除夕。夜深时青龙仍没有睡,鼻梁上架着一副度数极浅的眼镜,就着床头微弱的灯光翻看账册。六一在一旁的小床上睡得直打小呼噜,翻了个身,松耷耷的裤子一掉,露出半个屁股蛋。

    青龙顺着那颗小麦色的屁股蛋看下去,看到他同样露出一大截的细瘦的脚脖子,在心里叹息一声:又长高了,衣服裤子又得全换几套。

    地主家也养不起这么费钱的傻儿子。郝小地主有点头疼,揉了揉太阳穴。

    女佣在外面轻声地敲门。青龙看了看六一,睡得正香的六一嫌吵,抱着被子翻了个身,露出的屁股蛋被压在了下面。

    “进来吧。”青龙道。

    女佣打开门压低声道,“少爷,老爷今天临走时嘱咐了晚上蒸一只龙虾,说要请春丽姑娘来家里用餐。可是晚饭的时候他们没有回来,直到到现在了也还没回来。”

    青龙知道那位春丽姑娘,是位四十来岁的老姑娘,他父亲快要成婚事的女朋友。他父亲不常在外过夜,就算不回家,一般也会来个电话通知一声。今夜这样实在反常。

    “你去睡吧。我打几个电话问一问。”青龙道。

    “好的,少爷。”

    青龙摘了眼镜放在床头,走到一楼去给父亲的几个亲信家里打了电话——帮里的副堂主元叔,“红棍”葛叔与裘叔,还有“白纸扇”老段。得知葛、裘、段这几个老兄弟今夜结伴出去喝花酒,至今未归。只有元叔已经结婚多年,大女儿五六岁,小儿子三岁,在家老老实实陪老婆带孩子,他亲自接了电话,说下午见过郝威,郝威说是要带春丽姑娘去油麻地的粤剧院听夜戏,其他便不知了。

    时值一九七九年,Bp机(寻呼机)还未普及,出门在外联系不上是寻常事;郝威应酬繁多,也时常夜不归宿;城寨内各个主要路口都有骁骑堂安插的哨子,至今也没有大事要事来报;更别提郝威出门还带了三个高大威猛的保镖,料来没人敢招惹这么一位大佬。一切看似风平浪静,但青龙心里不知怎么隐隐有些不安。

    他回到卧室。六一又睡成个长腿青蛙的模样,脸朝下扑在床上,屁股蛋全露在外面。

    青龙实在看不过去,动作轻巧地想帮他提上裤子,没想到这样轻巧的摩擦也令六一瞬间清醒,一蹦而起!昏乱中抓起枕头就要砸青龙!

    “是我。”青龙挨了一下枕头。

    六一一手抓着枕头一手揪着裤子,还是惊魂未定,粗喘着反应了半天,“阿大?!”

    他最近在变声期,嗓子破锣烂鼓的,还带着一点未褪的奶音,“你做咩啊,吓死我了。”

    “你屁股露在外面,怕你着凉。”青龙无奈道。

    六一摸了摸屁股,赶紧将裤子提上了。眼瞧着青龙转身要上床,他可没管自己已经是一米六几快要一米七的个子了,炮弹一般“咚!”一下又弹到青龙身上去。

    “做什么?”

    “你吓到我了,我要跟你睡!”

    “挤死了,下去。”

    “不要,我一个人要做噩梦。”

    青龙没再挣扎,伸手帮他掖好了被子。六一毫不客气地在他身边给自己蹭了个极舒服的位置,搂着他一条胳膊开心地闭上眼,不一会儿又打起了小呼噜。

    ……

    深夜三更,客厅里的电话机突兀地响了起来。“叮铃铃——”的声音在幽深的黑暗中分外刺耳与诡谲。

    住在一楼佣人房里的女佣打着哈欠,摸黑出去接电话。伸向话筒的手,倏忽被刀刃斩断!飞溅的鲜血伴随着女佣骤起的惨叫,然而惨叫声不过一瞬,很快变成了喉咙灌血的咕咕声。

    二楼房中的青龙睁开了眼睛。他推了一把六一,六一迷迷糊糊要说话,被他捂住嘴。

    袭击者有四人,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滑上了楼梯。二楼只有两间房,他们摸向了离楼梯最近的一间。房门未锁,为首者轻轻推开了门。月色中,只见房中除了一个大衣柜,只有一左一右、一大一小两张床,床上各自隆起一个人形。

    袭击者分两路摸到两张床边,纷纷举刀直刺。“噗嗤”几下,却只带出几蓬棉絮。他们惊疑互望!与此同时,大床旁的衣柜门“哐当!”打开!青龙持刀撞入床边两名袭击者的背后,双刀一左一右掼入他们的身体!

    两名袭击者惨叫着握住了从自己腹间冒出的刀刃,青龙抽刀不得,所以狠狠一推将他们甩倒在床。紧接着一弯腰避过了另外两名袭击者的砍刀,他就地一滚到了小床旁,大喝着掀起折叠床,拦住了二人!

    “带小满走!”他抽空喝道。

    同样躲在衣柜中的六一二话不说,贴着墙飞快地跑走了。他跑到二楼走廊上,眼瞧楼下又有几名黑乎乎的影子在晃动。他赶紧低喊着拍开隔壁小满的房门,姐弟俩手牵手地跑到楼道口,眼见几个高大的人影正在攀楼梯上来。他拉着小满扭头就跑,跑回小满的卧室中,锁上房门。两个孩子齐心协力地推床堵住了门。

    “咚!”“咚!”房门被狠狠地推撞,伴随着男人们的咒骂声与撕打声。黑暗与喧嚣中他们紧挨在一起,死死地抵住房门。

    “阿大,阿大……”小满低低地哭叫出声。阿大一个人在与外面所有的凶徒搏斗。

    “我要去救他!”六一喊道,想将床往反方向拖开。

    “不行,不行!”小满抱住他哭叫,“阿皓!不要去!你会死的!”

    “我不叫阿皓,我叫六一!他们要杀阿大!我去杀光他们!”六一却道,他不顾姐姐的阻拦开始拖床。小满被他推倒在地,一边哭一边爬起来在房中四处摸找,最后找到了自己裁布用的一把大剪刀,握在手里。

    “好!我们一起去!”她哭着说。

    两个孩子一个拿着大剪刀,另一个掰下了一根床头柱,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床重新拖开。门被人从外撞开,他们惊讶地看着血淋淋地堵在他们房间门口的阿应。

    “他妈的,两个碍事的小兔崽子!快走!”阿应说。他将还在滴血的匕首插回腰后,一手一个将小满和六一拽了出来。

    走廊上全是瘫倒的人体,血气冲天。青龙冲在前头,将那些还要挣扎阻拦的人纷纷砍翻在地。阿应拉着小满跑在后面,小满的另一只手拉着六一。两个青年带着两个半大的孩子逃出了已成人间炼狱的小楼,沿着昏暗逼仄的小巷向前狂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青龙一边跑一边问阿应,“你怎么来的?”

    “你爸死了!出车祸!”

    青龙猛地停下了脚步,震惊而不可置信地瞪向阿应。

    “是真的,”阿应急道,“狗日的雷家帮比我们先一步拿到消息,想趁机灭了骁骑堂,占我们的地盘。我今晚本来陪葛叔他们一起去喝花酒,他们也被人砍了,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我是小角色,没人注意到我,我跳窗户跑来找你。我路上听他们的人说雷老大悬赏,谁杀了你赏两百个英镑……小心——!!”

    他扑上去推开青龙,斜刺里偷袭的一柄长刀径直捅入他的身体!而他恶狠狠地瞪着眼睛,死死抓住刀刃,手里匕首“嗤!”地一下扎进对方的胸口。

    “阿应!!”一旁的青龙大吼一声,挥刀回砍!四个埋伏在此的雷家帮小混混将他们二人围拢在内,刀刃相接,火光四溅!

    六一捡起地上一块砖头也加入了战斗,但他那点儿少年身量与逗猫惹狗的本事,几下就被一个青年混混一脚踹倒在地。好在倒地了也不忘殊死搏斗,一砖头砸在那壮汉脚面上,壮汉惨叫一声弓下腰去,被青龙从背后捅了个对穿。

    眨眼间地上又多出几具翻滚呻吟的人体。青龙扔开已经砍钝的双刀,背起已成血人的阿应,朝六一喊道,“快去拉姐姐走!”

    六一从地上滚爬了起来,赶紧去拉扯躲在巷角的小满——小满已经被这生死互搏、血腥异常的打斗场面吓得跌坐在地、缩成一团。

    “不要打她!不要打她!你打死阿妈了!”她惊恐地哭叫着,被幼时血腥黑暗的记忆所笼罩。她看见出现在面前的六一的脸,尖叫得更加撕心裂肺,对着空气喊道,“不要打阿皓!阿皓还小!不要打他!你打我啊!你打我啊!”

    “姐,快走!”六一将她硬生生拽起,随着青龙向前跑去。

    ……

    阿应替青龙挡了一刀,受了重伤,血止不住地流淌。跑在后面的六一,每一步都踩在他的血上。而六一身后的小满弓着腰连哭带叫,已被吓到失了神智,完全靠他拖拽着前行。

    夜色被染成血色,他们朝蛟龙城寨深处跑去,希望那层层叠叠、密不透风的高楼与错综复杂的巷路能庇护他们。但追击的人越来越多,十几人挥舞着砍刀在他们身后叫嚣。他们撞进一条不知名的狭窄小巷,青龙用脚踹开拦在前路的杂物——箩筐、簸箕、铁锹等等——他被一条麻绳绊倒,与背上的阿应一起摔跌在地。

    “你走!”阿应推搡他,“别管我了,走……”

    “闭嘴!”青龙道,他挣扎着爬起来还要背阿应。但跑得慢的六一和小满已被人追上,为首者揪住了小满的长发向后拉扯,小满发出了更加惊恐的尖叫。六一嚎叫着挥着砖头砸打着对方,格挡着对方持刀的手。

    青龙捡起地上一把铁锹,冲回去一锹钉进了对方的脑袋。将六一和小满拎起来推向阿应的方向,他狂吼着挥舞铁锹。巷道狭窄仅融一人通过,他一夫当关,一时间竟逼得对方众人无法再上前一步。

    “你们快走!”他头也不回地吼道。

    “我不走!”身后却传来阿应的嘶喊,“是兄弟一起死!你忘了我们发的誓吗?!”他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吃力地从地上捡起一柄锄头。推开六一与小满,他拄着锄头踉跄着跑回青龙身旁,喘息道,“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

    青龙不能回头,双手紧紧地握着铁锹,戒备地盯着前方蜂拥的敌人。“好一个同日死,”他也喘息道,“下辈子还做兄弟?”

    阿应嘶哑地笑了起来,“那当然。”

    六一跪在地上,两手捂着小满的耳朵,将她的脑袋护进自己怀里。小满已陷入歇斯底里的惊惧之中,口中发出癫狂的呓语,浑身抽搐着连站起都不能。六一紧紧抱着她,扭头望向青龙与阿应的方向——那兄弟二人并肩而站,以简陋的武器面对着十倍于他们的敌人——他心中充满着内疚与悲恸:青龙救助他,养大他,而他只是一个碍事而累赘的小兔崽子,他无力保护青龙,甚至没有能力像那样站在青龙身旁。

    人群的背后突然响起了异样的厮杀声,挤在巷口的古惑仔们开始如潮水般向后退去。青龙艰难地抹了一把糊在眼帘上的血汗,视线穿越众人逃离的背影,看见了带着大队人马赶来的元叔与葛叔。

    他吁出了一口气,手里的铁锹坠落在地,随即及时地抱住了晕厥而滑落向地的阿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