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快穿)宋妧 > 33.摄政王(6)

《(快穿)宋妧》 33.摄政王(6)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因春节将至, 大雍周边的附属小国也都各自派遣使臣,带着大量贺礼前来朝奉。不过他们大概也都知晓, 这大雍真正当家作主的究竟是谁,所以不管是准备的珍宝特产, 还是绝色美人, 最好的一批都是先一步送进了宣德殿。

    “王爷,使臣送来的那几位美人要如何安置?”王顺在原地纠结半天,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往年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王爷对此无可无不可,有皇帝看中的, 一般都会让人直接送到中政殿, 剩下的就随便找个院子安置就是。

    不过自从上次查出下毒的事情后, 以前王爷偶尔还会去一次的后院,现在已经变得比冷宫还要凄凉,那些女人也明白王爷的脾气, 平日也不敢闹出什么事来,可能心里仍然不忿,但也只能老老实实待着。

    王顺这次之所以会着重把这件事拿过来问, 也是看王爷对阿妧姑娘确有不同之处, 生怕自己犯了王爷的忌讳。

    果然就见王爷微微皱眉,“送到中政殿, 进贡给皇上的女人, 送到本王这作甚?”

    王顺了然地挑眉, 又问:“那连带那些宝石珍品也一并送回去吗?”

    摄政王抬头瞪了他一眼,“这些本王用不到,送到阿妧那去。”

    王顺低头小声嘟囔了一句,“阿妧姑娘还不知何时能回来呢!……”

    刘詹听到了,不知道这奴才今日为何有这么多话要说,冷声道,“还不赶紧去办,杵在这做什么?”

    “是,奴才遵旨”

    晚宴上,摄政王一身深紫亲王礼服坐在皇帝稍下,自进场后,他脸上就没有露过一丝笑意,只坐在位置上,一杯接一杯不停的喝着酒,各国使臣互相看了看,谁也不敢贸贸然上前。

    皇帝坐在龙椅上,面色阴郁地看向摄政王的方向——他丝毫不顾及帝王的颜面,足足晚了两刻钟才进席就算了,现在就因为他看上去心情不好,所以满朝文武百官以及各国使臣连句话都不敢说,究竟谁才是大雍的主人,刘詹他眼里还有没有自己这个皇帝?

    手里的酒杯越捏越紧,眼见就要忍不住了。

    这时摄政王掀了掀眼皮,好似只是随意往这里看了一眼,刘修曜手一抖,双龙金喜酒杯从手里滑落,李福来眼疾手快地捞住,躬身放到桌案上,然后又给皇帝斟了满满一杯酒,端起来送到皇帝手中,小声提醒般唤了句:“陛下”

    刘修曜神思不属接过,将一杯酒直接倒进嘴里,结果被酒水呛住,忍不住咳了几声。

    底下的大臣装作没看见上两人波涛汹涌的氛围,低下头自顾自喝酒吃菜,一句话不说默默装死到底。

    直到安排的乐师及乐舞伎人上来表演,优美的乐声响起,殿中凝涩的气氛才微微和缓,殿中的人推杯换盏,场面又重新热闹起来。

    刘修曜抿了抿唇,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来对着摄政王坐的方向,“皇叔”他脸上挂着有些勉强的笑,“值此佳节,前些日子山东之事也多亏皇叔才得以顺利解决,皇叔实在是我大雍不可或缺的股肱之臣,朕在这里敬皇叔一杯”

    摄政王好半天都没说话,眼见皇帝举着杯子的手都在微微颤抖,脸上的笑快撑不住时,刘詹这才伸手拿起案上的酒杯,抬手对着皇帝示意了下,“皇上客气”,然后仰头一口饮尽。

    念着在外人面前不能失了大雍的面子,刘詹一直强忍着快到宴会结束,眼瞅着已近子时,这才从位置上站起来,旁边的婢女伏下身为他整理衣摆,“各位大人远道而来,着实辛苦,今日时辰已晚,不如早些回去休息如何?”使臣们纷纷附和。

    摄政王便直接大步出了殿门,王顺亦步亦趋在后面跟着,皇帝坐在椅子上看刘詹离去的背影,恨得牙都要咬碎了,强撑着说了几句场面话,从阶梯上走下来转身进去后殿了。

    刘詹靠在肩舆上揉了揉眉心,今天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到现在胃里抽疼得厉害。

    到了宣德殿,王顺就见自家王爷嘴唇泛白,一点血色都没了,担心地扶住他,自责地道:“奴才中午就不该听您的,不论什么也要让您吃些东西才是,现在弄成这样回去,孙嬷嬷哪能饶过奴才……”

    刘詹被他念得头疼,不耐烦打断,“行了,多大点事儿,也值得你唠叨半天”

    王顺瞬间噤声。

    进了殿内,孙嬷嬷见了刘詹的模样,王顺果然没有逃过孙嬷嬷的说教,直训得他像霜打的茄子样蔫头巴脑的。

    王顺抬头向自家王爷寻求帮助,却见王爷端起手中的白玉碗,装作一脸认真地用勺子搅了两下,然后舀起一勺粥送进嘴里。

    王顺只能认命地低下头,继续接受孙嬷嬷苦口婆心的教诲。

    ……

    宋妧一大早就到正房向父母请安,接着陪他们吃了早饭,之后宋夫人要处理家中人情往来的礼单回帖,宋妧对这些不感兴趣,找了个借口溜了,然后自己一个人去了家里的书房。

    宋家医药世家的名号绝不是虚传,这间书房里几乎囊括了当今世上现存的所有医书,甚至一些古籍孤本也包含在内,这些几乎就算是宋家孩子的启蒙课本,还不会说话,就已经学会认各种草药了。

    宋妧坐在椅子上认真翻看一本医书,窗外的阳光洒进来,在她眼睫下方形成一小片阴影。

    宋父推门进来,他看着就像一个温文儒雅的学者,一席浅色棉袍,因为常年与药材打交道的原因,身上经久弥散着一股草药的清香。

    宋妧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屈膝行礼,“爹”

    宋父笑着点头,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方才与你母亲说有要紧事,现在却躲在这里看书?”

    宋妧此刻终于有了些深闺女儿的娇气,跑过来揪着父亲的衣袖,“女儿不想听娘亲讲那些嘛!”

    宋父捋了下胡子,忍俊不禁,“女大当嫁,你母亲现在与你说这些,对你以后并无坏处。”

    宋妧撇嘴,“娘说的那些人女儿根本不认识,说什么嫁不嫁的,再说了,要是现在就把女儿嫁出去?您舍得吗?”

    宋父哈哈一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自然舍不得”接着不知想到什么,叹了一口气,“你还是要回宫里吗?阿妧,摄政王的恩情是爹欠下的,以后他若是有什么吩咐,我与你兄长弟弟自然不会说半个不字,可这与你并没有什么干系,你不该去蹚这趟浑水。”

    宋妧肃着张脸,“可是父亲,摄政王对宋家恩情暂且不论,只说于我们整个大雍朝,他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现在他有危险,我又怎能置之不理呢?”

    宋父眉头一皱,“危险?什么危险?”

    “爹您不知道,从我进宫的时候就听说王爷处置了很多身边伺候的宫人,宫里人都在传摄政王残暴,可自王爷掌权开始,他做了多少利国利民的好事,难道这些都不算吗?”宋妧义愤填膺,“一开始我也不知情,只以为是那些人做了什么事惹得王爷生气。可是后来我被调到王爷身边,才知道那些人做了多不可饶恕的事。”

    宋妧漂亮的眼睛里是全然的怒气,她直视宋父的眼睛,气愤不已地说:“他们竟然在王爷身上下毒,我去的时候事情已经快过了一个月,王爷大概也找人清理过,不过殿里的衣服,茶叶,熏香这些,上面还是残存了些……”

    “当时王爷的身体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了,我用了好长时间才稍微养回来点……”

    宋父听懂了,“唉,皇上糊涂啊”

    宋妧倒是毫不留情,“什么糊涂,他根本就是蠢。”

    宋父摇头,伸手点了点她,“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宋妧依旧不服气,“本来就是,要不是王爷看在血脉至亲的份上,会这样忍着他?以前殿里的人都是皇帝派来的,也只是王爷想安他的心罢了,他倒是得寸进尺,一次又一次的找人下药,让人忍无可忍……”

    宋父也不知该说什么,“王爷他……”

    宋妧泄出来心里的怨气,又娇娇地抱住宋父的手臂,“爹爹,我在王爷身边真的很有用的,真的~~”

    “就凭你那半吊子的医术?大言不惭!”

    “爹,虽然我的医术比起您是肯定比不了的,但最起码要比宫里的那些太医强吧?而且最起码我能保证,出了事我一定是站在王爷这边的啊!”

    “好好好,你临行前把我配的解毒丸带上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嗯,我就知道爹爹最好了~~”

    “你呀!”宋父戳戳她的小脑袋,“切记要好好护着自己……”

    “女儿知道的,爹你放心啦~~~”

    ……